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迎新營的社會與社交功能 - 《信報財經新聞》

迎新營的社會與社交功能

臨近開學,學生會、宿生會等不同組織均密鑼緊鼓,準備迎新營(Orientation camp,簡稱O-camp)活動。可是多年來,迎新營經常被社會責備,包括口號不雅、遊戲過火、性暗示,乃至公然欺凌等,多年前甚至傳出有女生在迎新營後自殺的新聞。迎新營似乎代表不良「學生文化」,可是作為家長與學生,我們應否避之則吉?

起初的迎新營是為了幫助入學新生了解校園,熟悉環境,可是在互聯網發達的今天,在網上或口耳相傳已獲得不同資訊,事實上亦沒有人對電話簿般厚的資料有興趣。對學生而言,迎新營珍貴之處並非它資訊多少,而是它提供的交友契機。

組織心理學認為,信任的賦予不一定在乎時間長短,而是在乎時機。為適應環境,人們在人生路不熟時,會自然向新環境靠近融入,對於所遇見的同伴和學長,較易賦予信任或採取親近態度。換句話說,學生在初次接觸的幾天,甚至幾小時,是學生間建立友誼的重要契機。部份國外研究甚至指出,學生能在首20分鐘,基本便能篩選及評估適合自己的朋友類型,建立圈子。對此,香港未有詳細研究,但中大研究報告《內地生在香港》顯示,大部分香港與外地學生與同儕的初始友誼,亦是從迎新營建立的。

發展友誼元素

除友誼建立外,友誼的維持與發展也格外重要。對此,迎新營所提供的「頻繁接觸」與「群體項目」,正正是發展友誼的重要元素。過去研究顯示,友誼發展與接觸的頻繁度成正比,一般而言,同一主修(相同課堂)、生活環境(相同宿舍或校園)或活動(組織宿生會、課堂專題研習)等,均是進一步發展友誼的關鍵。對此,迎新營為新生提供朝夕相見的機會,以及為某個目標共同努力的經驗,這些都是友誼發展不可或缺的。

然而,筆者亦認為迎新營存在不少改善空間。正如不少論者所言,一些迎新營組織者受不良傳媒渲染,遊戲「獎門人」化,甚至加入種種性暗示,這對新生是很危險的。正如此前所言,新生面對陌生環境,如一張白紙,這時他們的個人信念,特別容易受他人行為或自身遭遇所影響,亦是大學「社會化」的關鍵。到底我們期待着把新生塑造成關心社會、熱愛探究的社會一員,還是互相調笑、拿着什麼「桑拿」性感標語搖旗吶喊的所謂「文化」?

另外,迎新營是新生對學校及同儕建立第一印象的關鍵,可是迎新營並不一定歡迎所有新生。《內地生在香港》報告指出,新生迎新營幾乎只使用廣東話,甚至各系會寄給學生的電郵都只使用中文,國語及英語使用者基本上沒法參與,這直接令不少非本地學生感受被排斥,從而產生嚴重抱團現象,令「大學國際化」成為一個個小圈子林立的校園。

此外,部分組織者進一步指出,活動組織與設計被大量「老鬼」(學長)所左右,在過程中對成員動輒指罵,甚至鬧出分裂。相對而言,鄰近地區的學生活動組織,學長與學弟間反而有較平等的討論,這實在值得我們反思,在這號稱自由平等的城市,為何權威性人格比其他地區更甚,而這些「權威」到底在傳承着什麼價值觀予學弟學妹。

道德審查審核

總括而言,筆者認為迎新營對新生社交與身份建立極為重要,家長與學生不宜拒絕參與。反而,筆者認為學校應擔當更積極角色,提供意見。這無關影響學生自由,而是確保相關活動符合基本的道德與價值觀。正如一般研究生進行研究,只要對象涉及他人,便須經道德審查委員會審核,這監管並非干預學術自由,而是確保活動不會對他人構成不良影響。

http://www1.hkej.com/dailynews/culture/article/1639966/%E8%BF%8E%E6%96%B0%E7%87%9F%E7%9A%84%E7%A4%BE%E6%9C%83%E8%88%87%E7%A4%BE%E4%BA%A4%E5%8A%9F%E8%83%BD

梁亦華(2017.08.25)︰迎新營的社會與社交功能,《信報財經新聞》,C04,優質教育。

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高等教育的跨文化交流 - 《信報財經新聞》


C04  |   優質教育  |   教育講論  |   By 梁亦華  |   2017-07-29

高等教育的跨文化交流

踏入暑假,各大學海外招生程序也塵埃落定。據估計,來年多達18000名內地學生即將來港負笈升學。學生多元化,自然為各院校的國際排名帶來不少分數,但這同時也帶來種種挑戰,例如學生之間各自抱團,缺乏互動;中港學生缺乏理解,相互標籤。這些日積月累的隔閡,往往發展成更大的衝突,例如課堂授課語言之爭、學生會競選時環繞候選人背景的陰謀論等。中港兩地學生同文同種,為何彼此間存在如此差異?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又可如何促進彼此融合,讓學生多元成為香港教育的真正優勢?

在跨文化交流的研究中,語言一直是焦點所在,也是各院校對內地學生支援的重要環節,畢竟語言是有效溝通的先決。在粵語學習方面,粵語軟實力為內地生提供了很強的學習動機。不少本土研究指出,不少內地生欣賞粵語及其背後的軟實力,儘管港人對自己電視劇、歌曲等諸多批評,但在內地年輕一代眼中,粵語代表着活力和潮流,或套用他們的話語——很「洋氣」。

看港劇學粵語

有趣的是,研究指出內地學生學習粵語的最主要渠道是看TVB劇集,以及中港學生配對的學長計劃(Mentoring programme),官方的粵語課堂只提供入門基礎,粵語水平主要還是看應用機會。此外,針對交流過程的研究顯示,粵語水平高低並非主要障礙,有時反而是本地生的語言選用,即香港學生自動以普通話回應(即使其普通話水平僅屬一般),大大減少了內地生使用粵語的機會。

語言應用,是跨文化交流的另一研究焦點,亦揭示了內地學生所遭遇的另一難題:文化差異,這對粵語為母語的內地學生尤為明顯。他們與本土學生使用粵語共同語言,也不乏互動機會,但最後往往難以深交,只與內地群體抱團。

這些中港差異不一定是主流社會所強調的:對民主自由的體會、對佔中的同情、對六四事件的理解等,中港雙方都了解這些敏感點,亦無意涉足,相對而言,中港文化差異卻更多是日常生活細節的選擇與態度。最常見的文化差異,在於求學態度方面。研究顯示,內地生認為香港學生逃課多、學習不認真、小組課業不負責任;本地生視內地生為學霸,只懂讀書而不懂享受生活,話題只環繞學習,與他們同組無異是辛苦自己。兩者的差異,正正原於兩者對大學生活的期望不同,而這些既定的族群定型,很大程度限制了中港學生的友誼起始,也促使雙方物以類聚,各自抱團。

第二種差異,在於話題發展方面。不少內地朋友表示,與本地學生的友誼通常留於表面,聊天所涉及的,多是資訊性內容或事實陳述,對於家庭與戀愛關係、自身情緒等均深藏不露;相對而言,內地學生的話題禁區比香港學生少,多只限於個人金錢或財產狀況。研究指出,話題披露的深淺與廣度,往往與其成長的文化背景相關。如不契合,便可能引來「對方欠缺誠意」的誤解,阻礙友誼發展。

文化「統一」?

從上可見,中港雙方均有學習對方母語的動機,故融合的最大障礙並非語言,反而是雙方的文化和價值觀差異。要促進中港融合,我們未必要把香港建成「文化熔爐」,把不同文化「統一」起來。反之,我們更應從包容心態着手,讓雙方始於理解,終於尊重,面對不同文化並存時,能踏出自己的安全區(comfort zone),多欣賞對方的優點,多理解對方的文化習慣與特質,這才能讓大學校園真正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