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1日 星期四

從南海問題看天朝心態 - 《大公報》

從南海問題看天朝心態


辛亥革命過去剛有一百周年了。所謂弱國無外交,一百年前滿清積弱不振,連遠至南半球的秘魯亦敢於向清廷提出不平等條約,百年後中國對外依然風波不斷,繼越南舉辦南沙群島的海鮮旅行團後,菲律賓又肆意侵佔南海的中國島嶼,炸毀中方界碑,南海三百多億噸原油被周邊國家與六十多國油公司「利益均沾」多年。為什麼建國五十多年,GDP 進佔全球第二的新中國,外交依然大而不強,怒而不威?筆者以為,外交成效不彰,當於中國人數千年根深柢固的天朝大國心態有密切關係。

自古以來,中國長期處於冊封體制的中心,從不知「國家」與「天下」之別,故只設宣撫司、理藩院,沒有外交部,外交政策從來只有「戰」、「撫」二策。漢唐盛世對化外四夷,用以德報怨的「撫」確實較能安定邊疆。可是現代外交關係中,盲目的撫夷之策卻更可能是示弱的表現。如戰後民國以德報怨地送走二百萬日僑,所花費的三億三千萬美元更被列入美國「戰後對華租借物資」的帳下,最後日本成為第一島鏈,在釣魚島上建燈塔、放山羊宣示主權;新中國不顧國內饑荒頻仍,百廢待興,耗費百億美元計物資抗美援越,越南卻拒不歸還從中國借出的白龍尾島,更以此為基點劃去二百海里的專屬經濟海域;同樣地,去年我國才給予菲律賓七十億美元援助,菲方卻把黃岩島改為「帕納塔格礁」以作回應。

從上可見,國與國間的尊重是外交的前提,而這份尊重是建基於不卑不亢的態度與據理力爭的民族之情,並非對外多少個億的援助。昔年英國對於窮山惡水,只產火雞的福克蘭群島,依舊耗資十數億美元軍費捍衛主權;俄國在北方四島問題上亦寸步不讓,直言︰ 「領土問題只有捍衛,不能談判」,從沒有「有損大國威儀」的顧忌。那麼對石油蘊藏量三百億噸、天然氣蘊藏量十六萬億立方米的南海諸島主權,中國會否繼續這種不分強弱的「撫夷」政策,透過廣施恩澤來威服四夷?

梁亦華(2012.6.1)︰從南海問題看天朝心態,《大公報》,B19,通識新世代。

http://source.takungpao.com/news/12/06/01/TSPT-1485416.htm

2012年5月12日 星期六

市場化催生的教科書爭議,《蘋果日報》

市場化催生的教科書爭議

近日,教育局與書商就分拆教材與課本定價問題陷入僵局。有人認為教科書價格高企源於出版社拒絕分拆教材,有人認為困境源自編製教科書成本過高,令小部份出版社壟斷了市場。為甚麼原本被視為能推低成本,回應家長多元需求的市場機制,會造成今天部份出版商的壟斷局面?濫送電子教材與各類贈品的風氣,又怎樣成為教科書市場的主流?

在市場機制中,競爭能強迫各出版商更關注自身成本效益。為求增加市場佔有額,書商被假設會降低書價,增加教材質素以吸引客源,最終讓消費者得益。可是社會學家 Zygmunt Bauman卻指出,市場化同時會催生出病態的消費現象,因為成功的企業不能消極地「迎合需要」,更重要的是為消費者「創造不足」,如影音畫俱全的教學簡報、電子黑板服務、大量自動批改的網上操練、互動討論平台等等本屬錦上添花的配套,現在都成為教學的「必需品」而被計入教科書費用之中。

誠然,對不諳學科知識與教學法的行外人,充滿聲畫影音的課堂能滿足其膚淺的評鑑,而無限量的網上練習也能迎合部份迷信着「操練換取成績」的家長或學校。可是在市場機制下,不少配套軟硬件都逐漸成為銷售賣點,甚至即將取代師生互動成為教學主流,把更多原本沒有需求,或不願盲從科技迷信的家長與學生強行捲進電子消費者的行列。

回到近年的教科書爭議,多年來「分拆教材」與「教材電子化」被視為降低書價的手段,前者被證實了是部份人一廂情願的想當然,後者也只是助長着不必要的市場化需求而已。其實,所謂的高科技贈品只是有效教學的媒介之一,教師的專業知識與自主才是有效教學的關鍵所在。正如高官們所頌揚的獅子山下年代,天台小學也能培育出一代社會精英,我們又何必追逐盲目的市場潮流,強迫家長承受不必要的負擔?

梁亦華(2012.5.12)︰市場化催生的教科書爭議,《蘋果日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512/16328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