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4日 星期六

愉快學習︰學生的美好時代?- 《信報》

 愉快學習,是近年香港教改的一大重點。過去多年,寒暑假補課被視為違背教改理念,重視知識基礎和操練的課程常被視為「弊端」。減負反操練的觀點,散見於功課量過高、學生壓力過大、學童自殺、反TSA、反暑假補課等不同議題之中,與此同時,提倡愉快學習的學校則受着大批家長吹捧。誠然,壓力過高會抑壓學生個性發展,不利心理健康,可是單向提倡減壓,向「學校教育」施以種種限制,下一代能否便迎來美好時代?

美國學者Alexander Entwisle曾提出了質疑。Entwisle針對學生暑假的研究發現,低社經地位家庭學生的閱讀與數學水平出現大幅下滑,其中以小五以下者為甚。他提出水龍頭理論(Faucet theory),指出學校教育如水龍頭,讓所有學生所得較一致教育資源,從而有相似的學習進展,一旦學校教育退出,則家庭因素發揮主要作用,學業成就及名校升學率將透過不同方法,向富有一方傾斜,而Entwisle的觀點得到不少後續學者所支持。

基層家長輕視閱讀環節

重視文化資本者認為,中上層家長文化資源豐富,重視不同題材的課外閱讀,在寒暑假仍經常鼓勵孩子閱讀和探索不同題材,基層家長則相對輕視閱讀重要性,甚少有親子閱讀習慣,負責任者或許以「完成暑期課業」為目標,但更多雙職家長則是為口奔馳,無力管教。那些遊覽科學館、太空館等親子活動,只是天方夜譚。

重視經濟資本者認為,中上層家長有足夠金錢,為子女提供不同課外活動、等級考試,乃至一對一補習教師等,其孩子所接受的課後教育質素更高,時間更多,證書亦更獲官方認可。相對而言,基層家庭則無力負擔上述活動,傾向以「成就自然成長」為名,放羊式管教為實。雖然基層孩子能參加一些免費興趣班,可是我們不能否認的是,社會對於「豎琴」與「牧童笛」、「AI機械人程式設計」與「摺紙和紙黏土」等,確實賦予了不同的主觀價值。在這個「八級鋼琴是基本能力,不算樂器」的年代,中上層孩子往往能憑藉證書和優秀履歷突破升學樽頸,又或乾脆搬進名校區來「就近入學」,一般家庭則只能聽天由命。

重視社會資本者認為,中上層家長會參與更廣泛的社交網絡,因應孩子個性創造不同生活歷練。近年遊樂團、軍訓團大行其道,有些甚至自行安排孩子到朋友公司部門當實習生。中上層家長對孩子有更高期望,亦會把自己的社會網絡傳承給孩子;基層家庭則只重視避寒保暖、生理健康等「養生」議題,對於孩子學術發展或社會經驗少有結構性規劃,往往抱着「船到橋頭自然直」,工作後自然便學懂的態度。

上述觀點分別代表着影響教育不均現象的不同因素,亦絕非無的放矢。現實中有些學校6月初便完成考試,整個6月就只有「試後活動」。在一般孩子看卡通、玩飛行棋之際,中產家長便乾脆為孩子請假一個月,參加內地大學的暑期班修讀外語。經歷12個暑假後,這孩子和他同儕的學業成就,相距何止千百里!

坊間有云:「世上最可怕的事就是,比你聰明的人,比你還要努力」,正好點出了問題所在。我們一直吹捧愉快學習,禁止操練補課,這對基層孩子是否有利?減負對疏於管教的家庭,又存在多大影響?以「愉快學習」為名空談減負,肆意減少課業與課時,把學生決勝戰場放於學校之外,這對於課後缺乏家庭支援的孩子而言,又有多大勝算?減負是政治正確的口號,不容挑戰,可是近年內地一些評論者亦開始質疑這「道德高地」,批評減負為「剝奪基層與富有孩子公平競爭的機會」,也許我們應該理性看待這些極端觀點的背後理由。

筆者認同愉快學習的神話是很吸引,而作為家長之一,我跟其他人一樣,希望找到「管得少而學得多」的成功捷徑,可是把學校教育和操練拒諸門外,會產生什麼後果?孩子又是否「有麝自然香」,父母不用操心?筆者對此實在不敢認同。有人說「啃老,是對父母教育失敗的最大報復」,父母貪圖一時安逸,逃避督促之責,將來養出一個無力自立的啃老族,最終代價還是由孩子和自己來承受。為人父母者責任重大,對此實在需要多加省思。


梁亦華(2018.07.14)︰愉快學習︰學生的美好時代?《信報》,優質教育,C04。
http://www1.hkej.com/features/article?q=%23%E6%95%99%E8%82%B2%E8%AC%9B%E8%AB%96%23&suid=417229691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