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5日 星期五

書呆子與Deadline Fighter 中港相互之刻板印象 - 《信報財經新聞》

早前,浸大學生衝擊語文中心事件已有判決結果,涉事者受到短期的停學處分,相關學生亦矢言進行上訴。事件不直接涉及中港矛盾,但卻反映部分學生對普通話的牴觸情緒,而這與粵語被邊緣化的恐懼、個人語言態度,乃至普通話使用者的刻板印象環環相扣。

刻板印象(Stereotype)是人們對某類群體先入為主的主觀看法,此心理為人們提供認知捷徑,讓他們短時間內作出判斷而「趨吉避凶」,但這判斷往往籠統,甚或錯誤。

在過去,港人對內地人印象多來自電影或電視,如七十年代土氣的阿燦、九十年代《表姐你好嘢》系列中愛國愛黨的表姐,乃至近年《愛.回家》中財大氣粗、對「BB」一往情深的曹總,當中多少含有負面成分,滿足部分港人的「北方想像」。可是在內地人眼中,香港又是否男的「高大上」,女的「白富美」?據筆者近月關於中港學生的跨文化溝通研究顯示,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內地學生學習至上

學習態度,是不少內地學生所提出的中港文化差異之一。不少內地生對於香港學生為通宵遊玩、上莊、兼職等而走堂,表示難以理解。在他們眼中,學術是大學生活的最重要一環,亦是申請研究學位的踏腳石,其他學生活動、社交生活等均是次要的。

另一邊廂,香港學生卻視大學生活為體驗人生、見識世界的重要機會。對香港學生而言,大學課堂只是學習場所之一,所學的東西亦不止於課程。

中港兩地學生的學習態度各有理據,但這對大學生活的理解差異,卻間接導致雙方不同的工作態度。例如,部分內地生把香港學生與「不守時」、「Deadline Fighter」等形容詞畫上等號,更害怕被拖累成績;相對而言,香港學生亦視對方為學霸或書呆子,與內地生同組是「有自唔在,攞苦嚟辛」,這亦令雙方缺乏相互融合的誘因,繼而在課堂上各自抱團,壁壘分明。

第三,香港尊師重道風氣的低落,亦是內地生感到震驚的「文化」之一。例如,香港學生會在課堂上一邊吃壽司、拉麵,然後一邊聽課。即使未能回答提問,他們也絲毫不以為恥等;其次,香港學生常以沒時間為由,要求教師推遲呈交報告日期,甚至要求改變評核方式,拒絕進行小組報告,改為呈交短篇評論文章以替代。這不只是文化衝擊,更直接影響課業評鑑的公平性。這對於重視成績的內地學生而言,是不能接受的。

相對上述的觀念差異,近日社會上熱烈討論的粵普之爭,在內地生眼中卻不一定是跨文化友誼的最重要因素。他們認為這只在乎個人融入意願,以及對心理舒適區的留戀。內地生不會要求港人「應該」說普通話,反而經常因為港人太主動說普通話,令他們少了鍛煉粵語的機會而感到失望。事實上,粵普差異有時反是內地生與香港學生打開話題匣子的鑰匙。以個人為例,我會跟內地朋友認真討論「二百五」的源起,內地朋友也會跟我一起研究粵語助語詞「㗎喇噃」和「咋嘛」的意涵,又或「唔該」和「多謝」的不同使用語境。這些我們平日不會留意的特別之處,只有通過跨文化的語言比較,才能有所發現。

偏見是無知的產物

中港觀念差異只是內地學生融入困難的冰山一角,但這些從學習與工作態度所延伸出來的負面形象,卻直接減低他們主動融入其他群體的意願,無法深入了解香港文化的優秀面。這對於香港推動大學國際化、中港融合、建立歸屬感以挽留人才、向外輻射香港軟實力等,均是弊多於利的。不過,所謂「偏見是無知的產物」,經深入互動後,香港學生往往能展示出靈活變通、效率高、充滿朝氣的一面,內地生亦會認識到大學生活多元化的一面。

如何在學期之初培養合適的溝通場景,如何舉辦既關顧內地生,又不會邊緣化本地生的集體活動?這些都需要學校和學生組織多費心思量。



梁亦華(2018.05.25)︰書呆子與Deadline Fighter 中港相互之刻板印象,《信報財經新聞》,C04,優質教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