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8日 星期二

《讀書無用? 十二年免費教育的反思》 - 教協報

隨著高等教育高速發展,學歷通漲成為近年社會關注的議題之一。美國教授卡普蘭(Bryan Caplan)新出版的書籍《反對教育的理由:為什麼教育系統是在浪費時間和金錢》(The Case Against Education: Why the Education System Is a Waste of Time and Money)便從經濟學角度反思,提出沙紙效應(Sheepskin Effect),認為教育無助提升員工能力水平。部分年輕人應棄學投入職場,在工作中學習,節省只為競爭而非增值的無謂時間。這不禁令人反思,近年香港把免費教育延伸至十二年,對年輕人而言到底是好是壞?
一直以來,教育界對於免費教育是否越長越好,一直存在爭議。一方面,免費教育代表教育均等,被視為已發達國家對市民的當然義務,但另一方面,強迫教育也可代表著社會對學校教育「標準化霸權」的迷信,拒絕承認社會確實存在一些真的無心向學,不適合正規學校生活的學生。然而,學校制度、師長與環境是不可能根據每一位學生性向而即時改變的。如此學生被迫「學」,教師被迫「教」,以生命折磨生命滿十二年,雙方才能解脫,這到底是好是壞?
其次,在強迫教育制度下,留級只會帶給雙方更長的折磨,當中不排除無心向學的學生被安排連年升級。對他們而言,不升學固然無所事事,升學也不需要為目標付出太大努力。目標真空之下,惰性隨年月累積,侵蝕其競爭與進取心。這到底是「教育行為」,還是「反教育行為」?
其實,改變環境也是「教育」的一種,學校也不是生涯規劃的唯一場所。過去不少成功人士也表示,在社會工作兩三年的歷練,往往讓他們更珍惜學習機會,體會負笈求學的可貴。過去不少西方學者亦指出,在合理的監管制度下,年輕學生提早體現社會工作,對其確立人生目標與奮鬥方向,實利多於弊。
筆者並非全然反對免費教育,然而這種崇拜學校教育的非理性一致性(Irrational consistency),明顯忽略了不少學生的特殊需要,令我們也許在不經意間「以行善名義行惡」,實在有反思的必要。
梁亦華(2018.05.07)︰〈讀書無用? 十二年免費教育的反思,《教協報》683,03。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