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7日 星期六

從幼兒受虐案看家長教育 - 《信報財經新聞》

近日,本港發生一宗女童懷疑被虐致死事件,閱者無不痛心,社會各界亦對冷血的施虐者一致譴責。施虐者的惡行固然天理難容,可是作為持份者的教育與社署當局,當中又扮演着什麼角色?在檢討個案呈報機制以外,不同持份者會否存在優化空間?

所謂「不治已病治未病」,個案呈報機制失效,以及社署未能識別高危個案,均是此宗悲劇出現的兩大關鍵。識別本身其實並非困難,「再婚家庭」作為特殊社群,一直是學界研究焦點之一,只是沒有得到政府的應有關注。

父母權力背後

每對父母也擁有控制孩子生理及心理的絕對權力,旁人一般無權,亦不敢過問。但無上權力的賦予背後,實際上隱含了兩個假設:一、技巧方面,家長對孩子個性與需要有最透徹的了解,能選取最適合的管教方針;二、態度方面,家長會以孩子利益為依歸,因「天下無不是之父母」。一般而言,上述兩點假設是合理的,但在特殊情況下,如「再婚家庭」,則上述假設便不能成立。

外國有研究顯示,再婚家庭的問題實不亞於單親家庭,香港浸會大學關啟文博士引用外國數據指出,繼父母家庭發生致命虐兒機率比一般大一百倍,非致命虐兒機率則大四十倍。究其原因,在於繼父母享有絕對的權力,卻對前任孩子一無所知,更不一定以他們利益為依歸,而這不只單純偏愛自己孩子。心理學研究指出,再婚男女與一般家長的其中一個差異,在於他們更關注維繫自己與伴侶的感情,多於子女(不論是否親生)最大利益。換句話說,他們不會為了孩子利益而與伴侶產生衝突。這產生兩種可能︰一、繼父母對孩子極端的放任,不敢嚴厲管教,以免夫妻間產生矛盾;二、繼父母對孩子極端嚴厲,原生父母因避免與之產生矛盾,未必全力保障子女利益,可能扮作看不見,甚至鼓勵受虐子女「更多包容」,以維繫家庭完整。在本個案中,生父明顯加入了施虐一方,從而直接導致這災難性後果。

孩子只是父母生活的一部分,可是對孩子而言,父母便是他們世界的全部。在香港,年滿16歲的少年享有性自主權,能在生理上成為父母,但他們對於父母的責任和意涵,又是否有清晰了解?雖然近年不少學校積極發展家長教育項目,但這些項目主要是校本推行,一來沒任何規範或標準,二來它們目的亦非為了培訓出優秀家長,而是把家長訓練成及格的學校義工、課後功輔導員、解釋校政的宣傳者,乃至支持學校的家長校董。教育重點以學校行政為中心,而較少涉及父母對自身家庭角色的了解、幼兒心理、育兒技巧等等。事實上,父母、祖父母在家庭角色及親子關係,都是家長教育中必須,卻一直欠缺的重要一環。

參考社會福利署關於領養孩子的規定,兒童需要入住準領養家庭最少連續6個月,期間社署會透過定期接見和探訪,監察領養交託進度,以及養父母與孩子能否成功建立親密關係,才決定是否正式頒發領養令。可是,對於個案中如此複雜的再婚家庭,社署卻沒有任何保護兒童的嘗試。比起與養父母素不相識的孩子,繼子女的心理發展與安全完全沒有任何保障。

好人袖手旁觀

作家Edmund Burke曾有名言︰「邪惡之所以得到彰顯,正因為好人袖手旁觀」(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en to do nothing)。上述討論只涉及制度未臻完善的優化空間,實際上持份者麻木冷血的官僚性格,才是悲劇的另一關鍵。在受害女童的飢寒交迫,每天被瘋狂毆打的最後歲月裏,那些對孩子傷勢視而不見的成年人、那些環繞「查詢」和「轉介」二詞爭論不休的機構、那些透過電郵把個案推來推去,最後不了了之的官員,和施虐者一樣,都是冷血共犯。

這富裕的香港發生如此令人痛心的悲劇,是教育界,乃至我們整個香港的失敗和恥辱。




梁亦華(2018.01.26)︰從幼兒受虐案看家長教育,《信報財經新聞》,C06,優質教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