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3日 星期一

社交媒體與主流民意 - 《信報財經新聞》

9月學期伊始時,各大學校園出現不少政治標語,中港學生互相指摘,雙方均認為自己代表着「主流民意」,中港矛盾再一次升溫。回顧過去,人們又如何判斷自己言論的認受性?如何認識「主流民意」?

「君權民授」興起

古代人們附屬於體制,沒有所謂的「個人意見」,認受性(Legitimacy)只受統治者的關注。對此,西歐君主着重「君權神授」,教王加冕被視為統治的認受性基礎;中國帝王則自詡為天子,以「五德終始說」顯示天命所歸,其他日本神道教、藏傳佛教亦傾向政教合一,以宗教之力鞏固統治。

十七世紀啟蒙運動後,教權旁落,國家認受性被「君權民授」所取代,那「民授」的基礎從何而來?不少西方國家改行共和或民主選舉制,以選票賦予政權合法性;蘇俄列寧則以「布爾什維克」(多數派)、「孟什維克」(少數派)等標籤為自己與對方冠名,突顯自己受主流民意擁戴,同時向反對派施以符號暴力。

相對國家而言,一般市民又如何判斷自己行為的認受性?以往人們較多藉着憑藉中世紀宗教或遊俠思想,以「替天行道」、「天誅」等藉口,實踐自己的正義;數碼世代的年輕人,則從互聯網認識和了解主流民意。遺憾的是,這些「主流民意」往往是虛假的。

在歐美針對新移民的研究顯示,互聯網的使用不一定促進跨文化溝通,它更可能引致分化,製造溝通鴻溝的源頭。例如中大教授李立峯指出,社交媒體能滙聚了一個個孤立的意見,使之成為影響力,壯大聲勢;阿拉伯之春的領導者之一Wael Ghonim亦坦言,網上社交平台恍如「回音廊」(Echo Chamber),人們更傾向與相同政見的人聯絡,個人管理系統能讓他們不追蹤(Un-follow)或禁止(Block)他人。

除個人外,社交平台的自動篩選功能,會自動記錄使用者平時瀏覽網頁的習慣,日後選取相近政治取向的資料顯示出來。久而久之,社交平台只餘下相同理念的群組,繼而以為自己主張受「主流民意」所支持。

中港學生存分歧

互聯網凝聚香港部分學生意見的同時,亦鞏固了內地學生的愛國主義。現時港漂圈及內地生論壇,已發起了不少投票和聯署運動。也許大部分香港學生不知道,民主、自由等香港認為無可爭辯的普世價值,在內地已逐漸與失敗者(Loser)的貶義聯結在一起。情況猶如清末人們認為,主張洋務改革者都是市井無賴和科舉失敗者一樣。

所謂「兼聽則明,偏信則暗」,香港年輕人作任何行動前,應否先了解不同意見,透過論述確立自己的主張,爭取對方的支持?盲喊欠缺論述的口號,只能激化中港矛盾,既為自己製造樹立強而有力的敵人,又為他人製造打壓自己的藉口,對人對己均百害而無一利。


梁亦華(2017.11.11)︰社交媒體與主流民意,《信報財經新聞》,C04,優質教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