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從《親親我好媽》說起 家長參與校政條件 - 《信報財經新聞》


近日無綫電視劇《親親我好媽》故事以「家長教師會」及「怪獸家長」為背景,獲得坊間好評,亦引起人們對家長參與校政的關注。電視劇中,家長的職能僅止於協助籌辦課後的非學術活動,又或充當免費的人力資源,但現實中的家長職能,遠不止於此……自校本管理改革及法團校董會法案通過以後,家長被賦予參與校政的權力,並被視為提升辦學質素的關鍵之一。

提升辦學質素

一、家長校董代表家長群體,在校董會中扮演着監察者的角色,以確保學校合理地運用資源;二、家長校董扮演着家校間的溝通橋樑,幫助其他家長下情上達,以便學校作出符合家長意願的決策,同時亦向其他家長解釋政策,減低執行阻力,並增加政策的認受性。毫無疑問,比起教改之前,校政的透明度提高了,學校亦更重視家長的角色。

可是在實踐中,家長參與能否為學校帶來正面影響,仍需要考慮一些條件:

一、參與校政的家長,有否足夠能力履行職責?無疑,家長對孩子的需求有充分了解,決策時也能提出另一角度讓學校考慮,但校政決策涉及行政管理、人力資源管理等不同範疇知識,亦需要了解不同法例。家長校董要發揮其監察職能,必須要花時間精力,先掌握不同範疇的知識、決策程序,乃至學校現行種種措施的原由。

這能力方面的挑戰,對社經地位稍遜的學校家長而言,尤其明顯。對此,有辦學團體的學校能夠提供家長校董的培訓,但資源稍遜的獨立學校,則未必有能力作如此安排。再者,家長校董任期一般為一年。當他們經歷漫長的磨合期後,往往便到了鞠躬下台,重新選舉之時。如此循環不斷的磨合,又能否讓家長校董發揮應有角色?

家長另類目的

二、參與校政的家長,有否足夠的組織承諾?法團校董會引入家長校董,除假設他們有足夠能力外,亦假設他們有足夠組織承諾。畢竟沒有家長希望把學校弄得一塌糊塗,令自己孩子成為受害者。可是這中間隱藏了一個身份衝突:家長校董代表的是全體學生利益,還是自己孩子的利益?筆者在過去關於家校關係的研究中發現,部分教師受訪者指出,部分競選校董的家長,是因為孩子的成績比較一般,故期望當選校董後能用種種手法,幫助孩子獲派較佳班別。

另外,一些受訪校長亦指出,有家長為了發展個人社交網絡,為參與區議員鋪路,故競逐校董之位。誠然,筆者的資料只代表受訪校長與教師的個人看法,但這卻顯示了,一些學校對家長校董是否有足夠的組織承諾,並無十足信心。

引用作家托爾斯泰的名句:「幸福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家庭則各有不幸」。通過案例研究,我們不難歸納出「成功家校協作」的共同特質, 可是對於一些效能成疑的校董會,貌合神離的家校協作,由笑臉所掩藏的不信任和權力攻防,我們的理解又有多少?這仍需要學界作更詳盡討論。



梁亦華(2017.03.03)︰從《親親我好媽》說起 家長參與校政條件,《信報財經新聞》,C04,優質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