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3日 星期三

犧牲基層撑私院 付費插隊變事實 -《香港經濟日報》

港大參與營運的港怡醫院,將於明年首季投入服務。回首當初,相關人士多番強調,新醫院非以牟利為目標,不會影響現時瑪麗醫院的服務質素,更負有為香港培育「下一個袁國勇、盧寵茂」的偉大理想。

然而,在貢獻社會之前,公立醫院不少資深醫生護士被高薪挖角,成功介紹護士加盟者,更可獲額外推薦費。社會對醫療產業化一直存在戒心,事實上醫療產業的背後存在何隱憂?社會大眾對自身所付的代價又是否有清晰了解?

醫療非商品 政府承諾

一直以來,社會對公帑扶助醫療產業存有戒心,主要是基於公平性和醫療發展兩大考慮。支持者多關注醫療質素的提升,認為私營化醫院有更多彈性,能以更佳工資、福利與工作環境吸引富經驗的著名醫生加入,提供更優質的醫療服務;相對地,質疑者多聚焦於從醫療服務的公平性。眾所周知,現時私營醫院多收費高昂,單是手術費便須數萬元,加上醫生費、巡房費、住院費、藥費等種類繁多的雜費,動輒達十數萬元,基層市民實難以負擔。港怡醫院強調它的醫療費是「中產能負擔的套餐式收費」,卻未見任何具體數字,實難以令公眾釋疑。

有人可能認為,給予醫生高於公營醫院的福利,給予具消費力的市民提供更優質醫療服務有何問題?問題在於醫療並非一般商品,而是政府為市民提供的福利與承諾。院方雖明言不會向醫管局主動挖角,但統計數字所顯示的是另一回事:

據今年4月食物及衞生局委託香港大學進行的統計指出,2020年全港醫生缺口將擴大至1,000名;醫生與人口比例方面,現時每1,000香港人約有1.9名醫生,但服務全港9成人口的公立醫院醫生,卻只有約6,000名醫生,比例低至1,000比0.7,與巴基斯坦(0.827)、印度(0.702)或南非(0.776)相若。再者,現時港大醫學院已同時兼顧瑪麗醫院、港大深圳醫院,以及即將營運的港怡醫院,人手極為緊張,自然開出遠較公立醫院優厚的聘用條件來吸引大量富經驗的醫護人員,把人手不足的問題進一步轉嫁至公立醫院,而這些經年累積的臨床經驗,絕非加開數十個醫護學位所能替代的。

人手短缺 醫生比例低

現時公立醫院人手不足的問題已眾所周知。醫院被迫給予病人不合理的輪候期(如目前眾多輪候至2018年年底的專科門診預約),又或強行把病情未穩定的病人驅逐回家,自行承擔風險。不少因中風入院的長者,往往於急症室苦候十數小時仍未能接受腦掃描檢查,其間卻只見政府不斷播出廣告,着市民不要「濫用急症室」以抑壓龐大需求,場面實在諷刺。

俗語說:「金錢不是萬能」,可是在21世紀的香港,鈔票確是讓富人付費插隊,免受病痛長期煎熬的通行證,所謂私立醫院與富裕病人間的所謂「雙贏局面」,是建築於眾多基層市民的犧牲之上。在靠公帑或政策傾斜扶助起來的醫療產業下,香港基層市民只能自求多福。


梁亦華(2016.11.24)︰犧牲基層撑私院 付費插隊變事實,《香港經濟日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