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7日 星期三

影響因子的迷思 - 《蘋果日報》

近來香港大學高層任命的風波,引發了社會對於如何評價學術成就的討論。其中,「影響因子」(impact factor),即研究成果受引用的次數,是否等同學術成就,就有不少有待商榷之處。

論文之所以被引用,可能只是因為它所涉內容最為廣泛。迄今被引用次數最多的論文是美國生物化學家Lowry的〈如何以福林酚試劑測量蛋白質〉,共被引用三十萬次之多,卻只描述一種溶液蛋白的測試方法。相對而言,歷屆諾貝爾獎得主的研究論文,皆在十名以外。難道這代表Lowry的學術成就遠超歷屆諾貝爾獎得主?再者,現在朋輩間(甚至自己)互相徵引論文的情況隨處可見,論文的影響因子與日俱增,但這對推進人類文明又有何貢獻?

其次,論文是否被其他學者引用,也要視乎論文出版的語言、期刊。例如愛因斯坦1905年的論文〈關於光的產生和轉變的一些觀點〉和〈論動體的電動力學〉,是愛因斯坦整個光電效應研究的起始點,但因論文以德文寫成,並刊登於沒有審稿機制的《物理年鑑》,故被埋沒多年,及後才被發現是量子物理學的劃時代文獻。

在二十世紀初,期刊著名與否只影響個人研究被引用的機會,但時至今天,這已對全球學術發展產生深遠影響。其中,能否在歐美SSCI(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期刊發表論文,成為各地學者研究成就的量化標準。

對此,高等教育的著名學者Philip G. Altbach把英語霸權、學術期刊系統、課程模式及考試認證,視為新殖民主義(neo-colonialism)壟斷學術話語權的四大範疇,批評少數幾個學術中心壟斷學術期刊系統,全球頂尖學者日以繼夜的研究只為取悅少數期刊編輯的觀點和價值觀,令全球學術研究方向漸趨一元化。非歐美國家的區域性研究只能影響研究方法或解釋途徑等末節,歷史、社會發展、語言研究等地區性議題,更被進一步邊緣化。長遠下去,這會令科研與社會發展脫節,委實弊多於利。

科研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但只透過影響因子來判斷教職員學術成就,無疑過於狹窄。再者,不同學科對教職員該存在不同的評核標準,例如理工和醫科需要面向未來,重視研究成果的演繹;法律、教育等學科需要同時面向過去,重視經驗的累積與歸納,實不宜以One size fit all的評鑑準則來加以論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梁亦華(2015.10.08)︰影響因子的迷思,《蘋果日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1008/19325118



[Eng. Summary]
-       The article contributed to Apple Daily commented on the recent controversy surrounding the “impact factor”. Earlier Dr Li Hui, Associate Professor at HKU’s Division of Learning, Development and Diversity, was criticised by many for his “impact factor theory”. He claimed his theses were more frequently cited than that of legal academic Professor Johannes Chan and were 200 times more in terms of impact.


-       The article suggested that it was too narrow if one assessed the academic achievement of a teaching staff based on “impact factor” and it was not possible to use the same measurement to evaluate their achievements.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