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8日 星期二

校譽為本的思維 -《蘋果日報》

近日,死因裁判庭對兩年前荔枝角某小學女生墮樓死亡一案,作出「死因存疑」的裁決,事件再一次引起社會迴響。社會關注相關老師口供及引述法官判詞,矛頭指向擔任證人的相關教職員。據教育局統計,每年十四歲以下學童自殺約六宗,為甚麼獨是此案吸引社會連日關注?

眾多討論的焦點之一,在於學校為了校譽避免報警,大事化小的「常態」。事後眾人則歸咎於既定程序、「忘記」更新通告、對狀況判斷失準、太「忘我」急救等,這無異凸顯了校方置校譽於學生利益之上,徹底違反了社會對學校的道德期望。

有論指,學校隱瞞事件的「常態」,源於傳媒報道後會引起輿論危機,令學校沒有空間處理問題。筆者認為此論調實似是而非︰一、每個學生被欺凌個案均非一朝一夕,而是經歷相當時間,學校是否真的沒有空間處理?還是一如「常態」,處理被欺凌者,而非處理欺凌事件?學校拒絕報警,供詞更被死因裁判官斥為「謊話連篇」,難免予人另有隱情之感。

二、危機處理不是只是當下事件,而是持續的過程。事情擾攘至今已有一年半,學校是否有防止慘劇重演的決心?就教職員的供詞可見,各人寧願被視為冒失、甚或認知存在問題,亦不肯公開事實,承擔責任,足見其未來改善決心有限。這亦令人不難想像,如被欺凌者在家中或校外其他地方自殺,學校必然劃清界線,一臉無知地置身事外。

不過,現在社會矛頭幾乎都被引導至副校及相關老師的誇張供詞,而非其他校園文化、管理不當、追究最高領導者責任等深層問題,學校在最後關頭只要「棄子」便能撇清責任,完美「處理」輿論危機。這正好延續着一貫以維護校譽為先的危機處理方針。

梁亦華(2015.07.28)︰校譽為本的思維,《蘋果日報》,A13,論壇。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728/19234776




2015年7月4日 星期六

解丁權問題 緩中產置業壓力 - 《香港經濟日報》

解丁權問題 緩中產置業壓力

  香港房屋短缺問題日趨嚴重,連日前某安老院涉嫌疏忽照顧長者,也被理解為土地不足的結果。土地短缺,除了因為東北發展、填海造地受環保人士阻礙外,另一個關鍵在於丁屋問題長年未得到解決。

  去年施政報告顯示,目前房屋土地儲備中有932公頃被預留建設丁屋(與九龍總面積相若),而日前思匯政策研究所的民調則顯示,近7成市民認為政府應取消原居民的丁屋條例。在土地儲備杯水車薪,民怨沸騰的今天,社會實在需要重新思考丁權安排的問題。
丁權屬政策 非傳統權益

  丁屋權益源起於1972年民政署的「小型屋宇政策」,即原居民能在「認可鄉村範圍」和周圍300平方呎地方的「鄉村式發展」用地興建三層,不多於2,100平方呎的丁屋。其後,村民引用《基本法》第40條「新界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受保障的條文,堅持政策合法性。可是這當中涉及一些問題,尚未獲得討論:

  一、丁權是否「傳統權益」?對官方而言,丁權並非傳統權益,因民政署推行之初更已明言這是「中短期措施」,毋須永久保留。那麼原居民又如何?年前便有鄧性女原居民入稟法院,指丁權歧視女性,進而爭取丁權。其時鄉議局不表反對,原居民代表之一簡炳墀被問及會否擔心損害「傳統」時,則表示:「我不會介意政府給予她們丁權……這不是傳統,丁權是政府給的」。換言之,如政策改動對原居民有利時,則丁權同樣被原居民視為政策,而非傳統。

身份世襲 維持經濟特權

  二、「傳統」是否不能被改動?翻查過去,傳統權益並非絕對的。例如終審法院便於2000年指村代表的選舉傳統違反《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非原居民應享有同等政治權利。換言之,如「傳統」違反性別歧視、人權等社會公義,則同樣可以被修改。那麼原居民多年來享有的丁權是否合乎公義?

倘有違公義 可被改動

  哲學家John Rawls認為,政策之公義,它涉及兩個原則:一、權利的授予過程必須開放,容讓所有人公平競爭。可是明顯地,原居民的身份是世襲,丁權賦予與否在於血緣,而非個人績效努力。再者,原居民身份是由村長所確認,過程並沒監管,而原居民所持的丁權則涉及了龐大經濟利益,過去更有鄉議局委員被廉署拘捕,顯示相關人士所維護的並非傳統,而是世襲而來的經濟特權。

  John Rawls不反對特權,乃至世襲特權的存在,但前提是它必須對公眾有利,例如避免政局動盪,凝聚國民身份認同的君主立憲制,即屬此類。可是,即使是現代君主,尚且需要從事大量利他性慈善工作來回饋社會,以換取世襲特權的認受性。相對而言,與生俱來的丁權卻被公然買賣,鄉村業權進一步分散,這不但令政府無法滿足人口發展的需求,將來更難以收地,統一業權,對公眾實有害無利。有原居民代表指,取消丁權會令公屋申請者急增至七八十萬,這與其說是「保障」大眾利益,不如說是要脅社會。

  從上可見,丁權於法於理皆有爭議,政府亦擁有充分理由與民意支持依法施政。過去政府曾提出以2047年作丁權劃綫,相關鄉紳卻以受害者自居,否決20年緩衝期的合理建議,這世襲特權在經常高呼平等平權的香港,竟未有吸引社會應有關注,着實令人失望。

  猶記得梁特首於競選時表示:「《基本法》並不保障村民丁屋有僭建權利」,曾贏得一致掌聲。如果政府未來能解決丁屋問題,則既可增加土地儲備,又可凝聚民意,紓緩樓價急升下的置業壓力,這正是重建政府與市民互信的良方。



梁亦華(2015.07.04)︰解丁權問題 緩中產置業壓力,《香港經濟日報》,A18。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f6a07e5a-9988-4847-9a75-1bd597c74ce6-975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