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5日 星期日

怪獸家長與直升機家長 - 《信報財經新聞》

怪獸家長與直升機家長

日前網上流傳百貨公司店長與家長顧客的對話留言,引起社會對家長投訴的關注。其實在教育界,類似的無理要求無日無之,然而社會對家校衝突的新聞大多一笑置之,又或以「怪獸」廣泛概括,卻極少探討當中意涵。其實問題家長有不同類型,應對亦大不相同。

第一類被坊間稱為「怪獸家長」,此詞出自日本法政大學教授尾木直樹之著作。此類家長較多屬於中產以上的專業人士,傾向以自身觀點為中心,例如對功課量、課程設置,以至人事升遷等提出尖銳意見,相關家校衝突往往涉及權力的爭奪,衍生教師專業性被「消費者」凌駕的問題。一般而言,學校會從體制着手,透過法團校董會、家長教師會等向家長賦權,透過各級諮詢會聽取意見,並透過家長教育闡述立場,進而塑造家長的期望,使其了解家校兩者的角色定位。

第二類被坊間稱為「直升機家長」,它被學者用以描述過度參與學校事務的家長。他們與怪獸家長近似,不同的是多以孩子利益為中心,意圖營造有利自己孩子的環境,從課室座位編排、空調溫度,到教師對違規學生的處理決定,均參與其中,以爭取子女利益。家長不一定關心客觀概念上的好壞,而是單純避免子女失敗或受損,確保子女是最終受益者,故其立場經常轉移。例如子女是違犯者時以孩子不懂事為由,希望從輕發落;子女是受害者時便主張學校報警,從嚴處理等。應對此類家長,學校會較強調溝通的重要性,讓家長清楚了解規章的由來與安排。

上述兩類家校衝突皆有不同重點,前者屬過度干涉,涉及家校關係及教育議題的認知,後者屬過度保護,只關注自己子女是否受益者。筆者認為,父母對子女關愛是與生俱來,他們的建議有時亦具有不少建設性,可是父母應了解,自身行為亦是身教之一。前者推倒傳統教師權威,以後教導子女便只能通過利誘或漫長的游說;後者令子女進一步自我中心,當他們進入社會工作時遭遇逆境,便較少審視自身不足,而是先把責任歸屬於他人或社會,失去反思改進的機會。如只以向學校或社會施壓來表達對子女的關愛,後果極可能得不償失。


梁亦華(2015.01.24)︰怪獸家長與直升機家長,《信報財經新聞》,C04,優質教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