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4日 星期三

罷課反罷課 持平推進社會 -《香港經濟日報》

近日香港政治爭議蔓延至校園,平日埋首象牙塔的教授分成兩派:有力挺中央,反對罷課的;也有聯署聲名,傾向泛民的。

  大學的使命向來複雜,除了為社會培養合適人才,支援經濟發展外,更負有知識創造和服務社會的責任。作為高等知識分子的大學學者,如何回應自身的社會責任,積極推動社會發展?不同學者的選擇可說是差天共地。


入建制或釀災難

  學者回應社會責任有兩個主要途徑:一、是在體制內積極參與各個諮詢委員會,為政府出謀劃策;二、是在體制外的學刊或媒體積極發表意見,結合理論或實踐例子,點出現時政策或社會生態的不合理之處,希望上位者能兼聽意見,予以改善。

  傳統以來,學者多選擇第一途徑,此途既能主導改革,揚名史策,又能親近權貴,爭取撥款。可是過去15年間,不少例子告訴我們,這些象牙塔的思維,帶來的更可能是場災難。以教育為例,打擊英中、強推普教中教學等,無不有學術論證基礎,佔領了「學生為本」的道德高地,又能為以內地教師替代本土教師打下基礎,掃平教協等「不聽話」的反對聲音。但政策落實時卻往往罔顧師生或學校承受力,引起社會激烈反響,亦令教育局與前綫教師的關係在十數年間急速惡化。


體制外推動社運

  選擇途徑二的學者在香港從來是少數,皆因體制外的社會運動非但容易得罪權貴,更需要額外精力,亦不能扣減大學授課時數。是以多年來參與本土議題論述的學者有如鳳毛麟角。近來一些學者雖然意識到贏取公眾支持的重要性,以政策研究為焦點,可是不少人的取態依然是以政策護航為本,重領導輿論多於回應民意訴求。反正社會上存在反對聲音不是因為政策漏洞,而是因為「民智未開」,曲解政策的原意,又或有心人懷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已。


學者爭論政改 尚幸客觀持平

  今次政改的爭議的特點在於,贊成與反對雙方均有不同學者表態支持,為社會議題提供更廣闊的討論平台。所幸的是,大多數學者討論均是客觀而持平,而不是質問別人身份或背後陰謀,讓上位者的價值觀擴展成社會主流價值的符號暴力。在這方面,筆者倒是相信中央真心把政改議題交予港人自行討論,而沒參與其中。不管結果如何,這也是幫助了港人不盲從權威作獨立思考,實是香港構建公民社會的關鍵一步。


梁亦華(2014.9.25)︰罷課反罷課 持平推進社會,《香港經濟日報》,A36,國是港事。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7f2ef9cf-d75d-433c-b446-b50dd46845b3-075363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