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3日 星期三

扭曲價值觀與「沒女」商機 -《蘋果日報》

近日某電視台以記實式(Reality Show)手法拍攝以「沒女」為題材的電視節目,引起了心理學協會,以至社會各界對其「輔導」行為及附加價值觀的不少爭議。不少人認為價值觀無分對錯,不需過於敏感。可是大部份人易於忽略的是,此類「紀實節目」所塑造的價值觀,正以嶄新方式營造着龐大的市場需求。

誠然,部份參與者也許擁有心理或社交障礙,但節目所訪問的聲音形態導師、形象設計師等並非被動地回應社會需求,反是主動地創造消費需求。創造需求一直是國際品牌的成功要訣,其中最常用手法便是把常見的現象定位為「問題」,從而推銷自己的服務或產品。例如,學者Twitchell以漱口水為例,直指︰「與其說李施德霖生產漱口水,不如說生產口臭」。同一道理,惡妻、鄉味重、懶惰而不懂打扮的女性在各個年代均非罕見,節目卻把她們統稱為「沒女」,塑造成一個極待解決的「問題」,須要向「專家」求助,並接受不同美容及瘦身服務予以解決。

外貌是愛情或幸福的必要條件,但絕非充份條件,可是節目卻任由參加者把愛情與其身形體態直接掛鈎,更邀請「專家」由上而下地嚴厲審視,鞏固此扭曲概念。當「沒有醜陋女人,只有懶惰女人」的概念被反覆灌輸,結合慾望與恐懼的服務需求也會自然地合理化,並內化成為幾位參加者,以至眾多觀眾的實踐價值,進而刺激相關商品、服務、以至「專業」諮詢的消費需求。是以有學者視之為大型嵌入式廣告,實不無道理。

參考過去例子,早年「盛女」節目播出後,相關的美容中心推出「盛女特享優惠」,坦承其美白、去斑等新症新增兩成,而節目中出現的某網上婚介速配平台的瀏覽量增加50%,每天新會員人數更暴增一倍。今年「沒女」末段所特別鳴謝的「專業」運動顧問、脂肪美學「專家」和體質管理「專家」,也許應反過來聯署鳴謝嵌入式宣傳為他們營造的龐大商機。

正如社會學家Zygmunt Bauman的名言"Desire does not desire satisfaction. Desire desires desire.",成功商品不會滿足需求,而是讓人們產生更多慾望。「沒女」結合人們的慾望與恐懼,成功為美容服務營造強而有力的社會氛圍,把獨立自主的個體捲入消費者(或求助者)行列。在這不求叫好,只求叫座的市場化世代,到底甚麼是自己的真正需要?哪些需求是別人賦予我們的呢?到底「專家」是在幫助我們?還是幫助他們的產業發展?這些問題實在值得眾多被強行標籤的現代男女,以至社會各界多加注意。

梁亦華(2014.8.14)︰扭曲價值觀與「沒女」商機,《蘋果日報》,A17。


2014年8月6日 星期三

《沒女》背後的符號暴力 - 《蘋果日報》

近年本港興起了「真人騷」電視節目,繼《盛女愛作戰》、《求愛大作戰》後,《沒女大翻身》近日繼續承接熱潮,掀起話題。

「真人騷」以事實性(factuality)為號召,受到年輕一代的熱烈追捧,亦引來不少反對聲音。一般市民認為電視台為參加者提供心理諮詢、形象設計、以至美顏、矯形等免費服務,而參加者需要在鏡頭前揭露過去與現在的生活與內心想法,滿足觀眾窺看隱私的慾望,雙方屬公平交易,並無不妥。然而少有人關注的是,這些節目到底在販賣着甚麼意識形態?

誠然,追求幸福的愛情生活是大多數人的共同願望,然而「盛女-剩女」、「美女-沒女」等同音詞,巧妙地把缺少愛情生活的女性界定為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節目提供的免費服務美其名為治療,實際上卻是把一小撮人所定義的價值觀反覆灌輸,實是文化專斷(cultural arbitrary)的一種。社會學家Bourdieu指出,此類反覆灌輸所產生的慣性思維在節目完結後,仍會在參與者、旁觀者、以至整個社會之間一直持續下去,令他們依循那些被內化的專斷原則行事,構成了以壓制為目標的社會壓力,亦即符號暴力(symbolic violence)。惡性循環之下,如此洗腦式的文化霸權將對其他年輕一代的日常行為、道德態度、以至精神狀況等進行全方位的持續規訓。

除問題的定位爭議外,少有人留意的是,節目中參加者把自己塑造成「理想對象」的過程亦極有問題。姑勿論該些「聲音形態導師」、「人生教練」等水平是否專業,參加者在節目中處於被動的「病人」角色,需要藉着懺悔式傾吐來自我揭露,審視自己的價值信念,主動訴說「病況」來乞求專家控制,與治療者處於從屬關係。過程中,參加者並沒有自我詮釋之權,而要由一些所謂「專家」界定、診斷與治療。在社會學家Foucault的眼中,這種「權力、知識與身體」的結合與中世紀視同性戀為精神病,以懺悔技術(confession technology)進行的強制治療別無二致。

筆者絕非獨身主義者,亦相信愛情與幸福是每個人的基本需求,然而以這種類近洗腦的方式來把自己異化,以迎合他者所吹捧的文化霸權,再以群眾壓力,把其他擁有獨立自由的個體強行塑造成一個個符合社會標準,卻又面目模糊的「理想女性」,實非明智之舉。「沒女」收視雖然屢創佳績,可是背後所代表的文化專斷與規訓模式,實在需要社會各界共同反思。


梁亦華(2014.8.7)︰《沒女》背後的符號暴力,《蘋果日報》,A19,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