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

普及教育與私校定位 - 《信報財經新聞》

踏入六月,小學派位公佈分配結果,而幼稚園報名程序又即將開始,學童升學問題成為無數家長的關注焦點。在香港,小學與幼稚園分屬不同的資助模式,五六十年代政府認為私立學校質素參差不齊,毅然擴展普及教育,把眾多私校納入資助網;現時的私營幼稚園,被視為「靈活而富彈性,且適應力強,能迅速回應家長的需求」的學校系統。到底不同年代的私校形象為何有如此差異?政府為何甘願放棄「靈活而富彈性」的私營中小學,現時對待學前教育又高舉自由的旗幟?

回顧香港教育史,不難發現香港普及教育的擴展,往往並非出於學生福祉或教育需要。香港開埠首七十年,政府對港九新界的私塾臨立,師資參差不齊的狀況毫無規管。直至20世紀初,民族主義在東亞各地興起,港府始於1909年設立教育司署,專責學校行政與規劃。中華民國成立後,英政府即頒佈針對全港學校的首條法令-《教育條例1913》,要求全港學校向教育署長註冊,禁止學校使用「不理想」(undesirable)的教科書,並陸續成立師範學院。此時政府的關注點並非成本效益或教育多元化,而是從師訓與學校規管上加以限制,防止極端民族思想滲入學校,保持社會穩定。

五六十年代,國共雙方在港積極興辦學校,以控制意識形態。港英政府有見及此,遂與教會合作,在批地建校方面給予教會極大方便,除給予學校津貼外,亦實施統一派位制度,把不符合政府規定的學校邊緣化,排除於正規教育系統之外。政策傾斜讓教會扮演主導教育的角色,在1953至1963年十年間,單是天主教會便迅速開辦了55所中小學,學生數目從3,909人激增至28,029人;六十年代末,香港跟歐洲展開貿易戰,香港被指責使用童工。政府為免予人口實,便進一步擴展免費教育,亦為配合為龐大的勞動需求。至八十年代初,超越八成中小學已被納入資助學校體系。此時期英政府的教育政策從辦學團體、資源及升學渠道等方面著墨,強調的是政治中立和人力資源規劃,私營教育的質素被指為參差不齊,私校亦被視為激端意識形態的溫床。

八十年代初,政府對私營教育的觀點始有所改變。1988年《教統會第三號報告書》指出學校過度集中於公營體系,不利教育發展,而私營學校則令學校多元化,更能迎合不同學生需要。政府遂推出直接資助計劃來扶助私校,並迎合另一重要政治目的-把一直被邊緣化的愛國學校重新納入資助體系,為九七回歸作準備。從此,私營教育從「參差不齊,質素成疑」的形象,一躍而成「多元、靈活而富彈性」的教改先鋒,直至現在。

從上可見,過去一百年間私營學校的形象不斷轉變,而普及教育的擴展原因均是政治或經濟需要,與教育本身,甚至學生福祉關係不大。可是在教育層面,幼兒教育並非意識形態的戰場,亦難直接滿足社會人力需求,教育局會否就單純的教育原因與學生福祉,說服各持份者,把普及教育擴展至幼教階段?這在功利主義盛行,處處計算即時成效、成本效益的香港,實在頗有難度。


   

梁亦華(2014.6.21)︰普及教育與私校定位,信報財經新聞,C03,教育講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