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2日 星期四

台灣青年捷運殺人 教育惹的禍?-《香港經濟日報》

近年各地青少年問題日趨嚴重,08年日本秋葉原發生無差別殺人事件,導致七死十傷;日前台灣亦有大學生以「我要做大事」為由持刀行兇,造成四死二十二傷。在兩案件中,行兇者均不認識受害人,亦沒明顯的犯案動機。多年來社會只視之為少年族群或個人心理問題,又或歸咎公共道德的崩潰,再引用心理學家的「專業意見」加以品評。可是這是否真的是青少年的個人問題?教育到底是解決方法,還是社會問題的源起?

早於九十年代,青少年問題便已在日本廣泛蔓延,從集體欺凌的精神虐殺,到割下同學首級懸在校門,無不聳人聽聞,動機亦懸疑非常。心理學視之為例外個案,社會學家卻指出這與近年教育的個人化改革有關。所謂個人化教改,是指傳統有既定課程的學科日漸退場,改為學生自由摸索,根據自身性向來決定教育過程與目標,例如通識科的獨立專題探究(Independent Enquiry Study)即屬此類。課程個人化鼓勵學生獨立思考,追求自我實現,但對一些欠缺主動發展意識與能力的學生而言,這無異被放逐到自由的虛空中自生自滅。

個人化課程有學習失效的隱憂,個人化的教養方針則容易衍生出社會問題。東京首都大學宮台真司便引用「失範」(Anomie)概念來分析無差別殺人事件,指出學校不再強調在家孝悌謙和、在校尊師重道等傳統價值,新一代父母亦改以平等好友身份對待子女。昔日強而有力的道德訓誡被遊說,甚至物質利誘等教導法取代,在追求自由個性發展的風氣下,德育發展缺乏具體發展方向和長遠的目標指引,取而代之是碎片化、永無休止的日常生活 (終わりなき日常),新一代成為了自由而孤獨的遊離個體。

在社會失範、權威退場的環境下,絕大多數面目模糊,方向不清的一群害怕被排除,只能依從朋輩的喜好來為自己定位。近年來國內外接連出現如快閃族(flash mob)、開心掌摑(happy slapping)等集體活動,無理毆打同學及露宿者等在傳統社會看來匪夷所思的行為,都是孤獨個體害怕被朋輩及社會排斥而迫於無奈的自我定位。

同時,年輕一代逐漸為溝通而溝通,不為交換內容而溝通,形成了人潮中各自埋首把玩手機,病態性檢查facebook和電子郵箱的風氣。Facebook的分享內容並不重要,毫無意義的「like」按鈕旨在讓個體於碎片化的社會中避免衝突,保持與友人僅餘的連結而已。另一方面,未能成功融入朋輩者為了逃離不安定的自由,會轉而選擇退縮於房間內的絕對領域,成為御宅族的一員。極端情況下,部份隱閉青年可能採取激烈手段,如模仿暴力遊戲中的虛擬情節來吸引他人注意。

所謂過正則誤,上一代成長過程被權威層層監管,盲從他人期望而喪失自我意識,固然不可取,但高度擴張的個人主義,鼓勵自行決定而抑制規範與權威,年輕一代便會開始追求欠缺道德規範的自我感,以追尋自我為始,以失去自我為終,對人格發展同樣是弊多於利。比起傳統的單向說教或完全放任的教養方針,現代道德教育應更重視傳統的孝悌思想,重構仁、義、禮為核心的個人與社會關係,讓新一代符合社會規範的同時,又保有適當個人自由,這才更符合未來社會需要。


梁亦華(2014.5.23)︰台灣青年捷運殺人 教育惹的禍?,《香港經濟日報》,A43,國是港事。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6a61fe36-1dbf-4236-877b-92c83d7c30dc-691955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