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7日 星期四

教育改革中的家長角色 - 《明報》

教育改革家長角色     

早前教育局建議取消向小學發布全港性系統評估(TSA)達標率,以避免學校盲目操練,增加師生壓力。新建議贏得教育界一致掌聲,然而有部分人士持不同意見,例如香港家長聯會會長李偲嫣便認為這剝奪家長的知情權,使他們無從比較。當初投訴學童壓力過高的是家長,現在反對教育局減壓措施的又是家長。到底「家長」在教育應扮演什麼角色? 「家長」的意見又為何飄忽不定?

傳統以來,家長對校政參與較為被動,家校合作只限於學生德育或情緒問題,又或家長義工等輔助角色為主。其後教統會第四、五號報告書分別強調家長參與校政的重要性,而市場化之始的第七號報告書更把家長定位為學校運作的監察者。在教育市場化的氛圍下,家長不再是學校的平等協作伙伴,而是擁有市場問責權力的消費者,在課程設置、評估方法,以至學校管理等各方面影響教師專業決定。


家長看孩子需要有欠客觀

市場化假定了消費者最了解自身需要,教育市場的設計亦假設了家長是最了解子女需要的消費者,可是這是否過於理想?過去教局推行母語教學,不少家長強迫語文水平未達標的子女進入英語班級;現今教局推行融合教育,教師亦經常遇到家長拒絕承認子女有特殊需要,不接受任何檢測、治療和援助。市場化假定家長能為子女前途作出最明智而理性的選擇,但家長始終不是專業人士,他們對孩子過高或過低的期望,往往誤了孩子前途。所謂「市場帶來最優選擇」只是象牙塔學者的一廂情願。

其次,家長並非單一團體,而是關注不同利益的集合體,現實中並不存在一個集合所有「家長意見」的代表。例如,子女成績較優的家長會期待學校投放更多資源於拔尖,反之便會期待學校推行更多保底課程,他們即使清楚子女需要,也未必有全盤考慮;再者,同一家長的意願也會隨時間不停轉變,例如入學前的家長較關注學校透明度,期待學校公布所有學生成績以助選擇;子女入學後,家長便會轉為關注子女的學習壓力,反對競爭帶來的考試操練。

TSA 回歸本來面目︰回饋教學

回到本次爭議,2006 年《教育改革進展報告(四)》對TSA的描述相當清晰,其目的是「回饋教學、優化課程設計和改善教學策略」,非讓坊間作學校排名之用。教育局讓TSA 回歸本來面目,實不必為某些「家長團體」的意見而過分敏感。

筆者並非指局方與學校可以無視家長意見一意孤行,只是反對放棄教育專業的堅持,以顧客至上的心態來滿足消費者的一時需求。正如教育局《教改方向正面睇》所言︰ 「家長與學校應該建立合作互信的伙伴關係……家長是教師的伙伴而非顧客」。兩者維持平等互信的伙伴關係,才是學生之福。

梁亦華(2014.3.25)︰教育改革中的家長角色,《明報》,P13,教養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