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5日 星期日

綜援是人權? -《蘋果日報》

綜援是人權? -《蘋果日報》

踏入2014年,身邊朋友都在祝賀對方新年快樂,但撫心自問,我們真的相信新一年會更快樂嗎?對內,「有傾有講」的政改諮詢是引爆泛民與建制陣營的計時炸彈;對外,中港矛盾在醫療、教育及福制各範疇全面展現,當中以日前終審法院對於申請綜援資格的判決爭議最為激烈。

終審法院的判決指居港七年才能申請綜援(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的規定違憲,它所節省的金錢款額微不足道,亦牴觸了使老化人口年輕化的人口政策,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喜華進一步表示「公屋申請應一併撤銷新移民七年居港限制,才合乎公義」。筆者並非法律界專家,對法院判決難以評論,但社會公義是何所指?學界上早有詳盡討論。

社會學家Michael Walzer的著作《Spheres of Justice》指出,公義(Justice)是權利與責任的分配問題,政策分配出甚麼資源?誰人有資格享用多些資源?資源可以是抽象的權利(如提名權、被選舉權),也可以是金錢或其他實物援助,而所有關於公義的討論均涉及一個核心問題──資格身份(Membership),即誰是真正的香港人?是來港任職多年的菲傭,還是來港只有一年、欠缺工作能力的新移民?社會普遍認為,權利和義務是對等的,而市民對社會貢獻體現於有否向政府納稅之上。對於不曾繳納稅款的新移民,有人認為他們的貢獻在於為香港解決人口老化問題,其未來潛在貢獻亦應計算在內。

誠然,二十年後新移民的下一代可能會為香港帶來傑出貢獻,但卻少有人指出,香港先要在教育、醫療、房屋等各方面配套投入相當投資。單單是教育,每名學生從幼稚園學券到大學畢業,共需要115萬元公帑資助,如每天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名額中半數是兒童,未來二十年政府額外耗費公帑便高達六千三百億,相等於八十七座青馬大橋或六座港珠澳大橋的造價。事實上,從來沒有人反對引入更多高端人才發展多元產業,提升本港競爭力,但觀乎政府人口政策廣告可見,政府眼中的人口問題在於「茶餐廳難招聘基層員工」和「沒有人幫忙照顧寶寶」,偷換概念極其明顯,實難得到普羅市民贊同。

另有些人不從對等的權利與義務作討論,改而主張綜援並非福利(Welfare),而是基本人權(human right),而七年居港限制所節省的金錢款額只有7.6億,實是微不足道。可是如上所言,7.6億只是單指綜援一項,並未計算其他教育、醫療、房屋及其他資源配套。再者,婚姻與移居外地畢竟是自主的人生規劃,每對情侶接受跨境婚姻之前便需要充份了解當中的挑戰與自身適應問題,政府是否有義務為個人考慮不周或婚姻風險負責,支付巨額公帑?是否每年「區區七億」便可以馬虎處理,矇混過去?已故戴卓爾夫人說得好︰「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public money.」公帑裏一分一毫均是納稅人的血汗金錢。

從過去一年的中港矛盾可見,包容、和諧、公義等口號不再是無可置疑的道德高地,「宜粗不宜細」的原則性指導不但不能再諦造和諧,各個含混不清的定義和概念往往是製造社會撕裂的主要原因。香港面對各種內外社會矛盾,實不宜繼續採用這種和稀泥式(Muddling through)作政策議論。

 

梁亦華(2014.1.5)︰綜援是人權?,《蘋果日報》,[網上論壇]
http://hkm.appledaily.com/detail.php?guid=52060449&category_guid=6996647&category=instant&issue=2014010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