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9日 星期四

通識與中史科的必修爭議 -《信報財經新聞》

通識與中史科的必修爭議 
 
教育改革進入整固期,師生正逐漸適應新高中課程。然而開學伊始,社會上卻再次出現改革呼聲。有議員公開要求反思通識教育「必修必考」的地位,亦有論者要求把中史列為必修科。前者以教育去政治化為號,後者以加強學生對國情的認識為由。兩者表面上南轅北轍,但不難發現兩者主張隱含了某些關係。

如社會學家Dye 所言,政策是「政府所選擇做或不做的事」,是政府帶目的與指向的干預行為。換句話說,把教育與課程去政治化是不可能的,因為它本身就是政治產物,隱含了政府期望下一代所擁有的價值觀。而必修科的設置,更直接反映官方對不同學科目標的重視程度,以至對學校教育果效的期望。那麼,通識與中史兩科的課程目標與內容又隱含了怎樣的價值觀?

回顧通識課程設置之始,目標是把學生培養成具批判、反思和獨立思考的公民,亦包含「認同國民身份」、「尊重多元文化和觀點」等。中史課程宗旨是「欣賞中國文化」,「建立民族認同感」和「個人對國家民族的責任感」,而它亦提及內省與批判的重要性。
表面上兩課程目標相似,但細看下頗有不同。通識課程所營造的是「國民身份」,中史科則是民族認同與責任感。前者只是個社會學概念,後者則是情緒與態度的要求;通識以培育獨立批判的公民為己任,中史卻未有把「培養批判思考的公民」列為課程目標。換句話說,接受通識與中史教育的學生對中國與香港均有一定了解,然而前者能獨立思考是否愛國,後者則必須愛國和對民族國家負責任,兩者對學生的塑造實有不同。
在考評層面,兩者分別更顯而易見。通識科重各種探究技能的培養,協助學生在眾聲喧嘩中分辨「事實」與「意見」,所選的議題只是引子;中史則是培養學生對歷史、國情與文化的理解,重知識灌輸,而非技能培養,兩者的課程理念存在根本差異。筆者同意通識科之教學與考評存在進步空間,然而中史科硬知識為本的設計亦令學生易於墮入標準答案的深淵。加上,一旦中史取代通識成為必修科,如有極端愛國人士以建國以後近代史空白為由,把大量主觀意見代替事實寫進課程,又或刻意不揭露事實之全部,並把偏頗的意見訂為「標準答案」的話,學生將失去理智批判的思考能力,那將會是比「教改開倒車」更嚴重的問題。

梁亦華(2013.9.20)︰通識與中史科的必修爭議,《信報財經新聞》,C04,優質教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