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0日 星期一

「大學國際化」發展盲點 -《信報財經新聞》

「大學國際化」發展盲點 -《信報財經新聞》

大學國際化是近日社會討論的熱門議題之一。前特首董建華於2003 年提出教育樞紐的概念,積極發展大學國際化,距今已有十年,可是教育樞紐似乎仍流於口號,而國際化的形式更存在不少爭議。近期的爭議主要體現於學生收生之上,在於不少社會人士把海外學生數目視作大學國際化的指標,吸納人才幾乎是建設亞洲教育樞紐的唯一關鍵。誠然,海外學生能豐富校園文化,可是建設教育樞紐是否等同必須大量招收海外學生?其他國家的大學國際化又是如何實施?


停留在收生層次

論大學國際化的成就,新加坡可說是首屈一指。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的成就並非如香港般停留在收生層次。早於1998 年,新加坡經濟發展局便開展「世界級大學」計劃,在十年內邀請至少十所世界一流大學到新加坡合辦課程或開設分校。在政府的大力推動下,耶魯大學、芝加哥大學商學院、以至上海交通大學等紛紛到新加坡開設海外分校,其高等教育體系可說是百花齊放。

反觀香港,這方面的成績幾乎是零,多年來只有學費達百萬以上的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以及每年學費十數萬,仍然公開兜售六十萬元建校債券的哈羅國際學校來港辦學,其貴族級收費與一般市民脫節,聲名與新加坡引進的一流大學更是無從比較。

「輸入」方面乏善足陳, 「輸出」方面又如何?新加坡國立大學在中美兩地均設有海外分校,就連浙江大學、廈門大學等非一線學府也開始在東南亞各國建立教育點,我們的腳步卻只及深圳前海,一廂情願地跟深圳共同打造「港深教育圈」。

除設置海外分校外,世界各地大學也積極與海外大學合辦課程,例如南洋理工大學與美國史丹福大學組成學術聯盟,合辦各類理工科研究院課程。新加坡學生須到史丹福大學修讀若干學分,而畢業生獲兩所大學共同頒發學位。最重要的是,新加坡會為本土學生保留一定比例的學位,不會盲目擇優收生,罔顧學生利益。


只顧追逐大學排名

反觀香港,境外合作辦學除了個別學系的交流活動外,基本上與本科及研究院教育無緣。這些合作多只限於校外進修學院,提供教學點供海外教授授課,課程亦只供有能力負擔昂貴學費的自費學生修讀。其實,在收生國際化之外,課程國際化更能發展學生的國際視野,為何本港卻不積極考慮這世界趨勢?

總括而言,回歸以來香港所謂「大學國際化」的發展一直捨難取易,不是追逐大學排名,便是停留在收生層面,以公帑津貼的學位招攬海外尖子,在課程、學系、以至院校層面的海外合作均乏善足陳。相對而言,新加坡這些年來務實發展,真真正正地建成享譽國際的教育樞紐。

如果香港的「大學國際化」繼續故步自封,只懂數算校園裏有多少金髮碧眼的話,未來只會給新加坡、南韓等教育體系進一步拋離。


梁亦華(2013.6.11)︰「大學國際化」發展盲點,《信報財經新聞》,A17,時事評論。
http://www.hkej.com/template/dailynews/jsp/detail.jsp?dnews_id=3729&cat_id=6&title_id=604580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