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8日 星期五

境外遊學與教育消費 -《信報財經新聞》

臨近暑假,是港人外遊與遊學團舉辦的高峰時期,自關愛基金為清貧學生提供3000元「境外學習津貼」以來,遊學團漸成為學校常規活動,經旅行社籌備的遊學團較去年激增五成,催生了境外遊學的無限商機。有人認為,在名校直資化、貴族化的教育消費市場中,貧困學生能否透過參與遊學活動,避免跨代貧窮的惡性循環;卻又有人認為境外遊學效能成疑,更突顯了學生間的貧富差異。到底境外遊學的風氣從何而來?境外遊學又是否必要的學習形式?

自八十年代起,家長對百年名校的貴族品牌的崇拜逐漸褪色,一些活動繁多,屢獲獎項的新區英中漸受青睞。形形式式課外活動,從豎琴班到拉丁文,從報佳音到商場話劇表演等,都成為各校努力提升校譽的賣點。在現今直資林立的教育消費市場中,境外遊學亦是一大競爭領域,所辦遊學計劃自然須考慮中產家長的意願。那麼,家長對境外遊學的期望又是如何?


商品以罕為貴

對中產家長的消費心態而言,作為教育商品的境外遊學,首要考慮不一定是學習效果,卻更傾向於商品的罕有性(scarcity),即愈少人去過的,商品便愈有價值。參考各大旅行社的宣傳資料,只見「英國車路士暑期遊學」、「奧地利音樂遊學」等廣告比比皆是,大多數所謂遊學團都只是以體驗為主,以「增廣見聞」、「預備三三四通識」等抽象而一知半解的口號為名。


如同水過鴨背

對參加學生而言,短短十多日能否讓他們強身建體,精通英普雙語?學生在缺乏專業指引與學習計劃之下,境外遊學如同水過鴨背,除了幾張V形手勢的名勝照片外,還能留下些什麼呢?對學生,尤其是直資學校的清貧生而言,區區3000元的資助又能補償他們的學習經驗差異?

明代董其昌曾云︰「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原意是指學生除扎實的知識外,亦應在生活中突破課程框架,主動建構知識,當中扎實的知識基礎與生活體驗皆為治學的必要條件,兩者並無優劣主次之分。時至今天,後人卻把語句肆意演繹為「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配上主從關係後,遊學成為了學生捨難取易的藉口,亦催生出愈來愈多重量與不重質的「體驗活動」。


學習何須外闖

其實要了解今日香港、全球化等通識議題,開拓學生的視野,學校大可往東莞等地的血汗工廠參觀跨國企業的生產線,又或到中上環一帶尋訪辛亥革命的珍貴史蹟,何必耗費千金到外國搞「遊學體驗」?說到底,所謂學生為本的學習,其實只是貴族學校與家長的顯示身份地位的面子工程而已。

這邊廂,政府一直讓眾所期望的小班教學和免費幼教無限期拖延,又停止發放支援通識科的「高中課程支援津貼」;那邊廂,卻又慷慨地動用千萬計的公帑,助長這場盲目而沒有盡頭的教育消費競賽。如此資源分配是否合理?相信,筆者對此實感到費解。




梁亦華(2013.6.29)︰讀萬卷書 行萬里路 境外遊學與教育消費,《信報財經新聞》,C04,教育講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