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8日 星期二

「全港性系統評估」的風險 - 《教協評論文集》

「全港性系統評估」的風險


小六生考試之多,壓力之重,早已眾所周知。教育局向來宣稱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為「低風險評估」,與考生非直接相關,不會構成壓力,但事實卻助長了高小階段的非理性操練,到底問題出在何處?教育局在《勤加操練,可以成材》一文中指出過度操練是教師及學校「不負責任或偏離專業的舉措」,可是站在教師及校方角度,TSA是否真的「低風險」?又是否一句「偏離專業」便能解釋這師生學校三輸的囚徒困境?

自有學校制度以來,考評對教學均有直接影響,前者往往主導課程設置、授課目標及課時偏重,故被稱為「課程磁鐵」(curriculum magnet)。如要設計一套高效能,又能避免影響正常課程的學能評估,評估便需符合以下原則︰一、與受驗者本身非直接相關;二、難以操練的考評題型與範圍,以及;三、與學生成績高度相關。

就第一項而言,TSA只針對學校,旨在了解學生能否達到基本水平,以協助「制定改善學與教成效的計劃」,學生所承受的直接風險確實較低,但對校方而言,TSA數據正是標示與識別學校成效的重要市場指標,在市場化趨勢下,這會否成為教育局「優化」個別學校的依據?歷年教改中,教育局引入市場化概念來催谷學生成績(非教學質素),透過市場監管與競爭迫使教師取悅市場;為了增加教席的競爭,前教育局秘書長羅范椒芬時更建議吸納眾多失業的中產人士加入教師行列;為了「舒緩」教師壓力,教育局開辦眾多減壓工作坊,先後發佈「教師課時正面睇」、「中學縮班正面睇」等文件,以殺校縮班,市場問責來迫使學校催谷成績,迎合市場,亦令校方對教育局如何使用TSA評估數據根本沒有信心,它對校方以至弱勢學校存亡而言亦絕非「低風險」。有些學校從小一起已操練不斷,甚至出現某「狀元小學」涉嫌於TSA集體作弊的新聞,皆非簡單一句「偏離專業」所能解釋。

除了TSA的體制功能外,TSA的題型設置亦進一步讓它成為主導課程的指揮棒。回歸前教育署採用以文字與數學邏輯推理為主的學能測驗,雖與校內成績高度相關,但因邏輯推理與學科本身無直接關係,屬「難以操練的考評題型與範圍」,故此盲目操練的風氣並未盛行。

可是,一九九七年的「九年強迫教育檢討報告」卻把學能試改為TSA紙筆評估,涵蓋讀寫聽說四範疇。由於TSA與學科課程高度重疊,學校操練效果比以往邏輯題更為明顯。從此,不少教師要分析每年考卷趨勢,甚至在課堂或額外補課操練類近課程的TSA題型。即使個別教師抗拒非理性操練,亦難以明正言順地拒絕在課程中融入有關元素。TSA主導課程後,所有非考核內容向TSA讓路,各類與創意思維、學習態度、朋輩相處技巧等相關的非核心內容被棄如敝屣,實不利於學生全面發展。

筆者認為,考試始終有其學位分配與篩選功能,全面廢除升中測驗並不可行。近年教育局改為隔年舉行「全港性系統評估」與「中一入學前香港學科測驗」,總算踏出了舒緩小六生考試壓力的第一步。但長遠而言,局方只有從題型著手進行改革,減少學科考試與學位分配試的重疊範圍,方能減少被考試扭曲的課堂,否則隔年評估所創造的空間,只會被其他非理性操練再次填塞而已。


梁亦華(2013)︰「全港性系統評估」的風險,載於葉建源,黃家樂編《全港系統性評估(TSA)評論文集》(頁190-191)。香港︰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http://www.hkptu.org/education/?p=10427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