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9日 星期日

誰殺死中國歷史科 - 《信報財經新聞》

近日中國歷史科的存亡成了不少教育界人士的討論焦點,據《新高中科目資料調查》顯示,本年中史選修人數大約跌至不足一萬,中史已面臨了亡科的危機。有人認為這是市場導向的必然結果,也有人認為這是課程評核過度繁複,要求遠超學生能力所致。

回顧英國殖民地政府統治香港一百五十年,中史科成為舉足輕重的文科主流,為何回歸後經過十五年課程改革,中史竟被「發展」成如斯境地?是誰殺死了中國歷史科?

中史的退修潮不是今年才突然出現,可是卻一直沒有成為「問題」。教育局2011年的文章《中國歷史教育正面睇》便引用種種數據「以正視聽」,指出中史科退修人數與比率與「其他選修科」相若,而中史獨立成科的學校比例達八成。可是以修讀人數而言,選修中史的學生數從回歸初年的三萬零六百四十九人,逐步跌至2007 年的二萬四千八百二十六人,2007年課改更直線向下,大幅暴跌至本年九千三百六十四人,累計跌幅達七成,比金融海嘯時的恒指跌幅更甚,筆者實不知道還有哪些「其他學科」有如此驚人跌幅。

校本評核勞民傷財

不少前線教師反映,中史科的問題在於內容複雜繁瑣,令學生望而卻步,可是局方似乎並不這樣看。教育局常任秘書長謝凌潔貞在2012年的「中國歷史與國民教育」座談會便指出,中史不能引發興趣,不是因為它難讀難考,而是沒有實用性。然而,局方引入活化中史科的不少措施,正是學界今日反對最激烈的地方。

為了減少學生死記背誦,激發學習動機,中史科引入勞民傷財的校本評核,並提議教師舉辦參觀博物館、文物館、升國旗儀式、實地考察,以及服務學習等種種活動。對於平均每周工作時數達六十小時的中學教師們,又會否有時間、精力兼顧預約、交通、保險、反思、活動評估等眾多行政事宜?

為了減低學生學習壓力,教育局又把「一試定生死」總結性評估,「優化」成「試試定生死」的進展性評估,師生需要絞盡腦汁,準備不同類型的「學習證據」來證明自己,令學生無時無刻不被各式評核所包圍。與其說進展性評估促進學習,倒不如說它促進了中史退修潮。

與通識科內容重疊

為培養學生的多角度視野,教育局又從中史課程中抽出八十個學時,即總學時的三成來發展六大選修單元,可是如「中國傳統文化的發展」、「地域與資源運用」、「女性社會地位」等與中國語文或通識單元均有重疊之處。同時,過往中國歷史的核心知識則被割裂成「上古至十九世紀中葉」及「十九世紀中葉至二十世紀末」兩部分,只剩下一百四十學時,佔總學時的51.9%。是以不少中史教師批評新課程只著重主題式零碎片段,無助學生塑造中國歷史的整全概念,實有根據。

如同消滅一個民族

世界著名作家米蘭昆德拉曾言︰「消滅一個民族的第一步,就是抹掉它的記憶,毀掉它的歷史。」遺憾的是,中國歷史科被「發展」成如此境地,局方也不視之為問題,不是掩耳盜鈴地繼續「正面睇」,便是把它解讀成市場導向的正常現象,聽從象牙塔專家的意見,繼續所謂「行之有效」的評核,舉著「學生為本」的旗幟改革下去。也許,這才是中國歷史科的最大問題。


梁亦華(2013.6.8)︰誰殺死中國歷史科,《信報財經新聞》,C03,教育講論。
http://www.hkej.com/template/dailynews/jsp/detail.jsp?dnews_id=3727&cat_id=9&title_id=604114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