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8日 星期三

父母投訴文化 孩子自戀根源 - 《香港經濟日報》


日前香港城市大學發表研究報告,指出香港中小學生的自戀問題嚴重,不但遠超英美,部分更有暴力傾向,可能成為社會的潛罪犯。有專家和社工指出父母溺愛式管教是問題主要根源,可是重視群性發展、先管後教等向來是我們筷子文化圈千百年來的特點,從何時起學校的社會化功能日漸消減?家長的管教方式又為何有如此改變?


個人化課程多 學生自我中心

「問題孩子源於問題家長」,其實問題家長亦源於社會風氣。以往學校採用統一的課程,統一的評核,家長孩子如要繼續升學,必須自行想方法加倍努力追上課程,達至社會認可的標準。教師只負責學業方面問題,學生行為如有所偏差,校方便會約見家長,着家長回家嚴加管教。

反觀現在,個人化課程愈來愈多,如新高中通識的獨立專題探究(Independent Enquiry Studies, IES),又或其他學習經歷(Other Learning Experiences, OLE)都是校方為學生度身訂造,學生自我中心之感自然更為強烈。


學生違規成績遜 教師負全責

近年「沒有教不會的學生,只有不會教的教師」的觀念隨教改深入民心,違規或成績稍遜學生漸被視為學校照顧不周的「受害者」,教師則要為學生學習失敗,甚至課室以外他們難以管理和控制的行為負上全責,小至午膳吃剩多少蔬菜,大至吸毒援交,教師工作範圍由課室往家庭及社區無限延伸。事實上這些林林總總的所謂「天職」本來就是家長的責任,亦只有家長才能解決。

筆者意思並非指教師無需為學生德育發展負責,只是教師在課堂以外的時間精力實在有限,而學生德育始終需要家校合作,相輔相成才能奏效。遺憾的是,在現實層面中,家長不一定是教師管教的助力,倒更有可能是強大阻力。

例如,筆者有朋友把屢次毆打同學的犯事者隔離,在小息嚴加看管,家長卻認為校方歧視他的寶貝兒子,逕往校長室激烈投訴;同時,該家長又要求兒子豁免回答不了問題便需繼續站立的課堂規定,以免孩子上課「有壓力」,不能愉快學習云云。這些有利於孩子時便要求個別照顧,對孩子不利時便投訴被標籤歧視的問題家長,在學校實在屢見不鮮。


挑戰教師 為違規子女「出頭」

筆者相信,父母對子女之愛古今亦然,可是以往家長雖疼愛子女,卻懂得尊重校方或教師的專業判斷,傾向塑造孩子個性去適應社會;現在投訴文化盛行之下,不少家長改以挑戰教師,為違規子女「出頭」來表現對子女的關愛,甚至要求學校與教師改變來適應孩子。如此的父母,又豈能不教出自戀一代?

增加家長賦權,以市場監察辦學績效,是香港過去十多年的教改大趨勢,蓋因家長被假設為最有動機,亦最了解子女性向的持份者。可是愈來愈多沒受專業訓練的家長擁有制度賦予的權力,經常涉足課堂決策,指點教師如何教導他們子女,也許才是令港孩自我中心,拒絕與社會接軌的一大原因。





梁亦華(2013.5.8)︰父母投訴文化 孩子自戀根源,《香港經濟日報》,國事港是,A20。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151315dc-fd12-4e26-af17-b4510701f0f2-660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