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4日 星期日

誤信教育排名榜 如盲人瞎馬 - 《香港經濟日報》

  近年,西方報章充斥不同類型的國際教育排名榜,本港大學亦有學系加入戰團,搶佔發言空間。年初,香港大學便聯同某國際機構發表名為「PIRLS 2011」的比較研究報告,指出香港學生閱讀能力名列前茅,教育局吳局長隨即欣然撰文,引用一連串國際性研究,證明為香港教育體系與學生表現卓越。可是這些教育排名的可信度如何?教育各界持份者,又應如何看待這些多不勝數的教育排名榜?

打破排名迷思 勿選擇性偏信

  如果比較這些國際教育排名榜,我們不難發現,當中結果往往不盡一致,有時甚至完全相反。以閱讀興趣為例,PIRLS 2011指出港生閱讀動機在排名榜中敬陪末席,有學者隨即提出意見,認為家長不應強迫學生閱讀云云。可是2009年「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的統計卻顯示,80.5%受訪的香港學生表示享受閱讀,於38個國家中排名第6,同時亦是全球閱讀興趣增長第二高速的地區。至於眾所稱道的芬蘭及美國,則分別排名17與33。

  誠然,PIRLS數據比PISA更新,可是PISA的認受性卻是眾所周知,到底兩者誰更接近現實?多年來港人總是相信數字多於文字,相信洋專家多於本地學者,可是如教育局選擇性偏信某些象牙塔學者,只以部分信效成疑的排行榜來作決定未來教育改革方向,實無異於盲人瞎馬。

肯定自己優勢 勝以排名問責

  再者,即使是同一排名榜,其信效度又是否可靠?也不盡然。以泰晤士報高等教育的QS(Quacquarelli Symonds)大學排名榜為例,2004年馬來亞大學(Universiti Malaya)的排名高至89,3年後馬大排名卻跌至200以外,當年馬大校長更因此不獲續約,曾引發學界一陣熱議。可是筆者一位來自馬來西亞的學者朋友卻指出,馬大的教研質素根本沒有重大改變,只是因為QS評分委員會之前把馬大校內華人學生視作海外學生,在國際化一欄帶來不少分數,後來QS修改標準,馬大被打回原狀而已。如套用於香港高等教育多年來的「國際化」成就,狀況何其相似。

  誠如局長所言,學生成就得到國際肯定固然欣喜,可是偶有誤差也不必太敏感,繼而大幅改革,更不需要像回歸初年般,總是以成為亞洲「紐倫港」為目標。只有肯定自己的文化優勢,以積極支援,而非擴大問責的態度來推動教育政策,香港必能取長補短,繼續發揮「筷子文化圈」文化優勢。

*OECD(2010). PISA 2009 Results: Learning Trends:Changes in Student Performance Since 2000 (Volume V)http://dx.doi.org/10.1787/9789264091580-en


梁亦華(2013.4.13)︰誤信教育排名榜 如盲人瞎馬,《經濟日報》,國是港事,A18。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