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7日 星期一

小班教學所為何事 -《明報》

校長與教師在政府總部集會,爭取小班教學,令小班爭議再度成為社會熱點之一。局方與學界在小班方面的分歧依然存在,局方基於教育成本效益的考慮,認為小班教學後成效未見顯著,學生人均成本卻大增四成,而辦學成效稍遜的學校亦難以淘汰。事實上小班教學所為何事?學界為何對局方考慮有所異議?

多年來教育局對小班教學持保留態度,其主要依據是2003 年委託劍橋大學進行的小班教學研究。該研究指出實施小班教學後只有25%學生成績有所提升,教師教學策略亦未隨班級人數減少而改變,因此小班教學的成效並不顯著。可是劍橋研究的背後,實存在不少反思空間︰

第一,推行小班教學的目標是什麼?一直以來,推行小班教學的最大目的並非為了提升優秀學生的成績,而是針對欠缺家庭支援、學力稍遜的學生,讓他們得到更多關顧。因此,不少學者認為劍橋研究純以分數差異來量度學生增值率,忽略了其他未能量化的人本目標,如教師對個別學生的了解與關顧、教師能否協助學生訂立人生目標、學生如何與同儕與師長相處等,事實上這些才是小班教學的真正目標。再者,一直以來教育局提倡「求學不是求分數」,為什麼現在卻又以「小班不能提升分數」作拖延藉口?反之,如果一切以分數作為教育指標,那教育局又何必以去標籤效應為由,把文憑試從一目了然的等級制,改成4、5、5*等如此偽善?

其二,世上是否存在教育局所言的「小班教學策略」?教育局一直以教師不肯轉換教學方法為由,拖延實施小班教學。那是否大班教學便不能採用討論、探究、角色扮演等教學策略?是否小班教學便不能講授知識?平心而論,不同的教學策略都各有所長,教師需視乎課題與進度而靈活變通。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大班教學帶來了更龐大的工作量,其中不止是課業批改,還包括課後訓導、追收各種回條、處理訂飯餐單等大量行政工作。這些不但扼殺了教師選擇與創新空間,更令弱勢學生未能得到個別關顧與支援。

小班是清晰可辨的「市場需求」學界對小班教學的支持毋庸置疑,那麼對一般家長而言,小班教學又是否民心所向?從教育局提交文件可見,以家長需求主導的直資學校師生比例一直比資助學校低, 2011/12 年度更只有13.4:1,每班較資助學校少約5 人。在不少直資支持者眼中,這更是「直資能提供優質教育」的有力證據。套用局方教育市場化的思維,小班教學更是清晰可辨的「市場需求」,而早前家庭教育學院的調查亦清楚顯示,壓倒性多數的家長認同小班編制能夠照顧學生個別差異、學習困難等功能。

相對於早前強行上馬的國民教育,小班教學在學界與家長間早有共識,卻被議而不決,拖延多時。前教育局長孫明揚撰寫的〈小班教學是救校良方?〉中,卻直指小班教學是前線教師「放棄對教育質素的堅持」,企圖「強行重新分配學位和班數,以達至零殺校」的利己行為。教育局如此防師如防賊,甚至視教師如寇仇的思維,正是15 年以來前線教師與教育局關係急劇惡化,從「相敬如賓」到「相見如兵」的主要原因。

所謂「合則兩利,離則兩傷」,其實教育局與學校是合作伙伴,兩者關係不應建基於猜疑與不信任之上。筆者認為,既然教育局願意加強輿論文宣,大花公帑在多份報章刊登全版廣告,何不把資源留回教育之上,為教師創造自主空間,讓「成本效益的教育」回歸「愛的教育」?


梁亦華(2012.12.18)︰小班教學所為何事,《明報》,A35,觀點。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21218/-6-2850738/1.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