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6日 星期一

市場化下的特殊教育 -《蘋果日報》

日前,平等機會委員會公佈了融合教育的研究報告,指出接受融入教育的特殊學習需要學生(Special Education Need, SEN)在主流學校中得不到應有關顧,小部份更受到欺凌,平機會和社會各界對此感到「震驚」和「譁然」,更有不少傳媒簡單把它歸因為教師歧視特殊需要學生。事實上融入教育的成效廣受質疑,如此簡單歸因是否足夠,社會和教育局又有沒有可以優化的空間?

如平機會報告所言,資源不足、培訓不對口等,固然是融入教育成效不彰的原因,可是現時高度市場化的教育環境,又是否容許讓學校和教師關顧SEN學生呢?自教改以來,教育局以融入教育為名,成本效益為實,強行令大部份特殊學校關閉或轉型成一般學校。同時,教育局又銳意發展教育市場化,在中、小學之間掀起競爭,以市場之力來提升學校成本效益。

那麼,作為市場(家長與學生)所看重的是甚麼?是大學或名校升學率、文憑試奪A率、校際比賽的獎項,如能得到傳媒曝光率則更佳。校方把爭A奪獎的責任下放予教師,教師則在日常教學以外絞盡腦汁,盡力為學校贏取各類獎項,以提升學校在社區的知名度。不少教師,尤其是合約教師,在學期之初便須爭奪各級尖子加入自己所帶的課外活動,以便贏取獎項在學期末交差,爭取續約。如此競爭風氣下,連一般學生的關顧也難以顧及,何況SEN學生呢?

合約教師被迫配合市場主導的績效文化,實在出於無奈。那麼沒有續約疑慮的常額教師又如何?部份常額教師希望學校增撥資源融合教育活動,卻被規勸不要太「張揚」,否則便會被家長們標籤成「特殊學校」,來年收生堪虞。旁人可能認為校長們過於功利,可是在縮班殺校的陰霾下,學校的憂慮確有道理。這也反映了一個社會多年來不肯面對的事實──抗拒融入教育的不是學校和教師,而是市場!

平機會一如既往地提議加強教師發展,如把「特殊教育列為必修科」,以便教師「及早識別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這些千篇一律的建議又能否對症下藥?在學校而言,新高中改革如火如荼,即使鼓勵教師進修,也會先選通識、語文等課程來提升公開試成績;在教師而言,接受進修後便意味成為教員室中的「特殊教育專才」,來年學校編班時,他們會被編往甚麼班級?答案可想而知。可見,特殊教育的問題根本不是「特殊教育是否必修」,又或「教師能否識別SEN學生」,而是教育市場化下特殊教育的定位問題。

說實在,這些問題不是今天才出現。早於融合教育推行之初已有不少前線教師提出意見,但異議者都被扣上「為保飯碗,害怕競爭」的帽子。十年前教育局選擇了只重視成本效益的市場化之路,把特殊教育的辦學責任交予市場,早該預見有這樣的結果。既是如此,平機會又有甚麼好「震驚」,有甚麼好「譁然」呢?

梁亦華(2012.11.24)︰市場化下的特殊教育,《蘋果日報》,E06,論壇。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124/18077652




2012年11月15日 星期四

教育改革與小班教學 -《蘋果日報》


日前,近二百名中學校長在政府總部集會爭取小班教學,令小班爭議再度成為社會焦點。學界普遍認為,政府該趁人口下降的契機推行小班教學,亦有學者認為小班教學學生人均成本將大增,故應先選取其他更好的替代選擇,如「減少教師每周教節」等。為甚麼小班教學議而不決的對峙持續十多年?政府、前線教師、及其他持份者眼中的小班教學,又有何差異?

在東西方文化中,各國對班級大小與師生比例的理解極為不同。歐美教育以培養自由公民與個人啟蒙為目標,偏重個別差異,力個人化課程與評估,是以在過去數十年間陸續推行小班教學,為前線教師提供必要空間。在各國研究中,班級比例與師生比例亦成為了評核教育系統質素的重要指標。

香港課程改革承繼歐美傳統,各科統一性考核逐漸被各式各樣的多元評估及個人專題報告所取代,融合教學、班群教學等策略如雨後春筍,紛紛成為各校的年度發展目標。然而受傳統所限,師生比例並沒有像「英書中教」或「國民身份認同」般,成為非改不可的「問題」。相反,教育局前局長孫明揚撰寫的〈小班教學是救校良方?〉中卻認為小班教學將減少中學生群體互動,對學生群性發展反會產生不良影響。誠然,在東亞「筷子文化圈」的傳統中,學校多視大班編制下的學生互動為學習社交技巧的契機,可是各類個人化評估,如通識的獨立專題探究(IES)等,均要求教師花費大量時間作個別指導。局方既要維持「群性互動機會」,又要求教師指導數十名學生根據各自興趣來制訂研究題目,再協助他們熟習不同類型的「解難、資料搜集、分析和傳意技巧」,這是否有點強人所難?

至於暫緩小班教學,改為減少「教師每周教節」,又是否可行?根據過去十五年經驗,教育局為教師創造空間以後,各類備課會議、課外活動及大量非教學的行政工作自會把空間迅速填滿。學校在市場化競爭的無情鞭策下,自會確保教師「不務正業」,忙碌不停。相對而言,小班教學倒能直接為教師創造空間,集中地照顧弱勢學生。

其實,教育局對小班教學持保留態度,多少亦源於中西夾雜的教育思維。局方的立場主要建基於二○○三年劍橋大學的小班教學研究。該研究發現實施小班教學後只有四分之一學生成績有所提升,故此斷定小班教學的成效並不顯著。如此「小班就是求分數」的思維,豈不與教育局多年來的主張「求學不是求分數」相矛盾?再者,小班教學的最大受益者,不是任何場景下皆能奪A的優材生,而是家庭支援不足,學力稍遜的學生。某程度上,小班是解決教育局強行把學生派位組別「五改三」,個別差異擴大後的補底措施。如只以分數定成效,而不考慮小班以後教師提供的個別關顧與情感支援,又是否合理?

古語有云︰「教者,上所施下所效;育者,養子使作善也」。教育局、校長、教師、家長等,全都自稱把「學生利益放在首位」,最終卻得出完全不同的結果。也許,社會各界在討論小班爭議之前,也許該先反思一下︰教學質素是取決於一堆數字,還是學生價值觀、學習態度與關愛文化?社會期望的教師專業,是「教書」,還是「教人」?



梁亦華(2012.11.15)︰教育改革與小班教學 ,《蘋果日報》,E08,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