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4日 星期一

中史.保釣.國民教育科 - 《明報》

中史。保釣。國民教育

國民教育議題討論多時,政府在抗議聲中終於把三年死線撤回,推行與否改由校本自決,把國教戰場從立法會大樓引往校務處的會議桌上。表面上事件暫時降溫,但政府對國教問題的核心-「國民教育」的必要性,卻始終沒有合理回應。回顧過去多月,官方與建制媒體對反對聲音的回應頗為單調,不是指反對者不理性討論,便是誣蔑家長和學生沒看過課程指引,又或受政客煽動,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然而陰謀論和無知論又是否足以說服家長支持國教?一直鼓吹推行國教的理據又是否充份合理?

國教支持者的第一大論點是指香港學生對中國歷史認識不足,因此必須推行「國民教育」。事實上教育局多年來對日益被邊緣化的中國歷史科視而不見,寧願把中國歷史支解成各科中支離破碎的學習元素,亦不肯優化中史科的教學與考評,為學生還原一個中立而原整的歷史圖像。如此捨近而圖遠的課程設計,邏輯上本就說不通。

國教支持者的第二大論點,是指不少香港人不肯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意即不夠愛國。然而綜觀中港台三地,只有香港保釣運動能堅持多年,保釣人士兩次強行登上釣魚台宣示主權,對民族與祖國之熱愛無容置疑。反觀中台兩地受愛國教育薰陶多年的知識份子,不是宣揚「保釣害國論」,便是搞「保釣徵文比賽」,在紙上意淫一番。多年來只做不說的港式愛國,與只說不做的中式愛國,在保釣事件,以至不同政治議題中呈現出強烈對比。筆者不禁反問自稱愛國人士的袞袞諸公,除了把手無縛雞之力的學者扣上「漢奸」帽子以外,有否想過身體力行,到南海或釣魚島宣示主權?

對崇拜為本的國民身分反感

筆者認為,反國教者與港人愛國與否沒有太大關係,倒是源於港人對個人或組織為核心的權威崇拜極度反感。一直以來,中央對香港,以至中國下一代凝聚身份認同的方向,只集中於權力威望(power prestige)的建立,旨在以量化的、簡單明瞭的個人或組織成就來證明的權力來源的合法性,從而說服下層群眾服從於上層人物,以及既有的等級制度。從鄰國三歲會開槍、八歲開貨車的金正恩元帥,到我國以每塊金牌六億元的代價,全力催谷的奧運獎牌榜,均屬此類。遺憾的是,這類權力威望只適用於民智未開的原始社會,對文明程度較高的地區,並不適用,因政治避禍而來的港人及其下一代,對此類個人或組織崇拜為本的國民身份則更為反感。

回顧近月政府只派出政務司長,以至行政會議成員來作夢囈式回應,而自稱「內行人」,月薪近三十萬的教育局長卻龜縮一旁,繼續默默地「汲取經驗」,對民意之蔑視已無以復加。此情此景,令人不由得想起擅以拖字訣蒙混過關,以「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聞名的葉名琛總督。關乎下一代未來的教育政策,竟由如斯人物所掌舵,真是國之不幸,嗚呼哀哉。


梁亦華(2012.9.25)︰中史.保釣.國民教育科,《明報》,P12。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