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5日 星期四

教改盲目崇洋的弊端 - 《星島日報》

《教改盲目崇洋的弊端》
.
近日有教師組織發表前線教師對校本評核的意見,超越一半受訪者不滿校本評核的安排及評核的信效度,更有人指出多年前校本評核的推行源於教育局盲目引入澳洲校本評核制度,以及增加英美澳大學對中學文憑的認受性而成,屬政治而非教育議題。其實盲目崇洋的教育政革又豈止校本評核一項?回歸十五年來,香港經常援引海外例子來規劃本地教育發展,其影響之深遠,又有多少為人所知?

學前教育的定位

多年以來,教育界多次要求政府為幼師設立薪級表,爭取把免費教育延伸至學前階段,可是面對數千師生的要求,教育局依舊參考三十年前國際顧問團報告書(Llewellyn Report)對學前教育「理想而非必需」(desirable but not essential)的定位,拒絕全面規劃及投入師訓資源。然而英美各地的幼兒園屬可有可無的托兒模式,本港學前教育卻屬正規教育的一部份,入學率接近百分百。政府只採用強調競爭的學券制,而拒絕把幼兒教育納入免費教育範圍,致使幼兒教師成為高壓力,低保障的工作典型,士氣長期低落,最終受害的又是誰呢?

基礎教育劃一量化

基礎教育方面,所謂「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能提升學生學業成就的,便是成功的教育制度。多年以來本港學生在「國際學生評核計劃」(PISA)中均高居前列,基礎教育成效之卓越有目共睹,然而教育局卻參考排名遠低於香港的美國模式,引入「高效能學校」的概念和指標,把全港學校分拆為四大範疇、十四個範圍、二十九個現指標及八十個關注重點,迷信於標準劃一的量化評核表。

早有學者指出,此類重過程,輕成效的品質監控標準只適用於教學效能較遜的學校,因為大量行政工作雖能剔出尸位素餐的庸才,卻只能確保教學活動符合最低水準。它營造出來的標準化霸權(Hegemony of standardization)並不能鼓勵,甚至反過來把教師創新或追求卓越的空間壓榨殆盡。其實辦學成效高居世界前列的香港教育模式,是否必須向二千萬高中畢業生不會基本計算,一千萬學生不會基本閱讀的美國基礎教育借鑑,把國外政策照搬如儀?

更令人驚訝的是,盲目崇洋的教改更連外國早已棄用的政策亦照搬不誤,如政府於九十年代堅持引入被英國棄用的目標為本課程,近年亦強制各高等院校推行被澳洲廢棄的績效為本單元設計等,不一而足。如此旨在追趕世界潮流,盲目崇洋的教育改革,又是否真的以學生為本?

借鑑海外 保留優點

正如香港大學教授程介明曾言︰「個別的措施甚至政策,在一個文化中是成功因素,在另外一個文化也可以是失敗因素」。其實香港處於「筷子文化」的文化圈內,具有重視德育紀律、學習態度、個人努力、總體綜合目標等優秀傳統,本身已是西方社會極力學習的對象。海外經驗固有值得借鑑之處,可是官員不著力保留自身優點,無視東西方文化差異,盲目地邯鄲學步,得到的可能是災難性的結果,把香港引以為傲的學術水平都一併革掉。


梁亦華(2012.7.6)︰教改盲目崇洋的弊端,《星島日報》,F08,教育評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