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日 星期一

教育市場下的殺校潮 - 《星島日報》

日前小一派位放榜,北區學額成為雙非與本地學童爭相搶奪的目標,不少學生因學額不足而被逼跨區上學,更掀起叩門潮。有議員歸咎於人口規劃不當,亦有人指出學額不足是雙非入境政策的後遺症,可是教育規劃上又是否存在有待優化之處?對教育局而言,過去十多年的北區學校問題主要是學額過剩,北區亦是歷年殺校潮的重災區,可是當初的北區學校是否非「殺」不可?多年來所謂過剩學額問題又從何而來?

北區學額供不應求

北區殺校之源起始於教統局2002年「統整成本高及使用率低的小學」文件。該文件以成本效益為由,通過公開羞辱(public shaming)的標籤定型,把77所收生不足23人的學校標籤為「不受歡迎」和「成效不彰」,繼而強行停辦。如同今天被逼跨區上學的學生,當時已有不少家長投訴學童必須舟車勞頓,影響家庭生活。當年教統局局長李國章的回應是︰「不會為方便一、兩個人利益而影響整體教育發展。」

面對殺校政策,教師工會建議趁勢推行小班教學,又或保留部分學校以緩衝人口回升後的教育需求,而不少學校亦試圖轉型至特色小學,如訓練獨立能力的寄宿學校、園藝為主體的綠色學校、少數族裔學校等,然而教統局為了加速殺校目標,不但全數否決該些提案,把「小班教學」的建議視為工會避免教師失業的利己行為,更採用種種行政手段把收生不足學校「陰乾」,例如在沒諮詢或知會情況下,把二十所村校剔除於小一校網之外、無理延遲發放「特別視學報告」,令部分學校不能正常招生等。

部分學校見積極發展難以求生,毅然發起激烈的抗爭活動,如簽名遊行、聯校罷課、校長絕食等,反抗殺校的司法覆核一直打至高等法院,可是教統局依然不為所動,前秘書長羅范椒芬只肯略為「讓步」,容許部分學校自行選擇「三年後停辦」,還是「五年內自然流失結業」。時至今天,全港逾一百所學校被強行關閉,北區小一學位從2001/02的四千個大跌至去年的二千六百個。失去緩衝學位的北區校網,無力應付數以千計突然湧現的雙非學童,便只能放棄就近入學原則,跨區安置本地學生的升學需求。

學生被逼跨區上學

從上可見,北區學額問題實源自當年教統局一改回歸前教育福利政策取向,盲目提倡成本效益及市場問責。在教統局充滿數字圖表的改革建議書中,教育經費不再是對下一代的投資,而是極待削減的臃腫開支,所有不能量化的東西,如師生關係、教育熱誠、自然學習環境等,在官僚眼中均沒價值可言。誠然,每年教育開支節省了三億多元,可是教師權威在歷年公開羞辱的輿論攻勢下被摧毀殆盡,數以千計家長與學生亦不能就近入學,在未來六年的每一天疲於奔命,這到底是解決問題,還是製造問題?

更諷刺的是,當年教改始作俑者,一個事不關己般等候接掌醫管局,一個大模大樣地遴選下一任政府的五司十四局人選。這對於數以百計因教改而精神崩潰或自殺慘死的教師,以及成為教改白老鼠的數十萬莘莘學子,情何以堪?

梁亦華(2012.7.2)︰教育市場下的殺校潮,《星島日報》,F02。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