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日 星期二

從補習學校招股看補習風氣 - 《星島日報》

從補習學校招股看補習風氣

自八十年代起,學生課餘補習的風氣日漸盛行,近日坊間一所知名的補習學校更上市集資二億元,其招股文件透露全港四十多萬中學生中,補習者幾近三十萬,而每月全港花於補習的費用達二億六千萬,補習成為名副其實的「必修科」。這不由得令人深思︰為甚麼學生在正規教育以外,仍要付出額外金錢和時間,每天披星帶月地補課進修?有人歸咎於崇尚標準答案的考試制度、有人歸咎於正規教育的失敗,筆者卻認為,以此論斷教育及考評制度失敗,實在有欠公允。

務求金錢換成績

補習產業的蓬勃發展,實是社會風氣變化有關。以往學生補習以「補底」,屬於改造學生學習行為,針對學習困難的干預教育,亦間接成為成績低落的標籤;現時補習則以「奪A升Grade」等市場導向為主,競爭性的拔尖教育。家長學生抱著「有病醫病,無病補身」的心態,務求以金錢換取成績,補習產業自然日趨蓬勃。雖然不少學生認為,補習確實有助他們奪取優異成績,但這也不一定反映正規教育成效低下。

自教改以來,教師的教與學由問責指標主導,行政工作繁重非常,除緊密的課程編排外,亦須同時帶領各類課外活動、策劃一年數次的開放日等來宣傳校譽,更要不時執行社會所指定的,包括德育、性教育、生命教育、毒品教育等無休止的「天職」,自然難以集中精力備課。加上教育局以「求學不是求分數」為原則,反對為校外的、高風險的公開考試集中操練,在考評方面刻意形成缺口,成為補習行業得以與正規教育分庭抗禮的籌碼。為求突破公開考試的升學樽頸,家長學生都陷入囚徒困境,不參與便落後於人,被摒棄出局;參與了卻欲罷不能,成為分數的奴隸。

對不能應付正規課程的學生,補習自有其補償學習的價值,但如傳統教學被市場導向的補習學校完全替代,被公開試篩選出來的將會是功利為先,善取捷徑,有知識而無智慧的機靈一代,校內真正對學習有益的課程與評估,都變成可有可無的走過場環節,這又是否我們社會所樂見的呢?

梁亦華(2011.7.31)︰《從補習學校招股看補習風氣》,星島日報,A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