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日 星期六

QS大學排名的謎思 - 《信報財經新聞》

QS大學排名的謎思

--------------------------------------------------------------------------------

國際高等教育資訊機構(Quacquarelli Symonds, QS)早前公布了全球大學排名,本港大學排名不俗,固然可喜可賀,可是筆者認為,這種唯排名至上的風氣,對高等教育發展委實弊多於利。

近來各式各樣的大學排名充斥於市,從《時代》雜誌到《倫敦時報》的《高等教育增刊》,也有由中國本土發展,來自上海交通大學的世界大學學術排名(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每次宣布結果無不吸引各大傳媒的目光,進步者以此為功績,無不洋洋自得;退步者批評統計方式有誤,均感憤憤不平。一向以冷靜沉著、公正客觀示人的學者們,為什麼偏偏被這些數字遊戲牽動情緒呢?

多年來,各大學排名榜的公信力早被各方學者質疑,某些統計偏向學術上的量化指標,如諾貝爾獎(或數學費爾德獎)人數、論文引用率、在SSCI(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論文系統的發表數量;某些偏向質化指標,如學生回饋、僱主及專家評價等;更有些則只是院校設施統計的硬數字,如師生比例、留學生比例、校園面積,甚至網頁規模或網絡搜尋器計量等。人言人殊的主觀數據,其可信性固然難以作準,可是所謂的客觀數據,尤其在一些學術道德稍遜的地區,其官方資料是否完全真確?實在令人懷疑。再者,以期刊發表數為評核標準,明顯有利於容易被量化的理工科研究項目,而以追蹤研究、個案研究等為主的人文或社會學科,其論文數量則難以與前者相比。故此,不少排名榜中理工科院校均佔前列,亦有不少大學認為結果有欠公允。

儘管評價指標沒有統一標準,然而,在管理主義盛行當前,各國高等教育管理部門均迫切需要量化的數字作評核及資源分配之用。相對於其他複雜數據,一目了然的「大學排名」自然是評鑑大學效能的不二之選。其實不止高等院校,自教育改革以來,各級教育均已被一個個「客觀」的數字所取代,教學與研究成為可量度的、有外在實效的、講競爭淘汰的、重效率與回報的,不管其教育哲學是什麼,各大學的績效均被概括在一張張通用而標準化的評估表格之下,從而逐漸取代多年來教授治校的辦學傳統。

對各國政府而言,大學排名並非純學術評量那般簡單,而是具有「表現綜合國力」的政治作用。不少官員把大學排名視同大學質素,個別國家更以院校排名高低來訂定校長薪酬,以至決定大學撥款的分配。對學者而言,這些排名除了為大學帶來巨額撥款外,亦帶來招生與發展所必須的國際聲譽。基於現實考慮,教授們不得不反過來,竭力維護這個束縛著自己的牢籠。

過去十年間,愈來愈多國家相繼設立自己的大學排名,可是以培養「自由之精神,獨立之人格」的高等教育,是否必須得到歐美國家的「第三者肯定」(Third Party Endorsement)才有價值呢?所謂「大學之道,在明明德」,香港的高等院校是否應盲目屈從西方的教育評鑑霸權,沉溺於全球論文引用大賽?在這教育全球化的潮流下,這些問題均值得掌管教育政策的有關當局深切反思。




梁亦華(2010.10.2)︰QS大學排名的謎思,《信報財經新聞》,P26。
http://www.hkej.com/template/dailynews/jsp/detail.jsp?dnews_id=2903&cat_id=7&title_id=380258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