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7日 星期四

日本右翼——中日外交受忽視的主角 《信報》

日本右翼——中日外交受忽視的主角

--------------------------------------------------------------------------------

近日,沉靜一時的釣魚台主權問題,因中國漁船遭日本扣押而重新成為社會焦點。釣魚台由日本自衞隊實際管有近四十年, 「保釣」自然難以得到國際支持。可是當年中國為什麼對日方採取「擱置主權」的容忍態度?經濟軍事實力技不如人固然是主因,可是日本青年社的「民間」背景,也是麻痺中方警覺性的重要因素之一。


所謂「民團」實屬先遣

一直以來,每當遇有釣島主權爭議時,日本總是以民間團體的私人活動作淡化事件的搪塞藉口。

在日方的縱容之下,日本青年社的活動愈益頻繁,五十年來在釣魚台上放牧山羊、漆上日本旗、建設燈塔神社、每年一度更換電池及太陽能發電裝置等,直至燈塔於1996 年由日本政府收歸國有為止。

顯然,日本青年社並非一般社會所認知的「憤青」,而是有計劃、有技術、有力的「先遣部隊」,但凡政府不便出面的試探性行動,皆由此類「民間團體」一手包辦,以便兩國出現爭議時,能以民間為由,增加外交上的迴旋空間。

所謂「右翼民間團體」並非近幾十年新近出現,它可上溯至明治時代,以西鄉隆盛為中心的反體制士族,他們反對歐化政策,鼓吹解放亞洲各民族,並發展出後來「大東亞共榮」的思想。戰前的右翼團體亦官亦民,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幫助中華民國建立的「黑龍會」。翻查歷史可見,跟孫中山交往密切的「日本友人」中包括犬養毅(日本第二十九任首相)、內田良平(廿一條的主要草擬者之一)、犬塚信太郎(滿鐵株式會社理事)等,革命黨更從日方得到數以百萬計日圓及軍火的直接支援。

不少史學家早已指出,清末革命在無軍無權的劣勢下屢滅不止的原因之一,正是日方為求自身國家利益,蓄意介入而成。


右翼財閥背後資助

抗戰時蔣介石曾言︰ 「只認日本之軍閥為敵,不以日本國民諸君為敵」,可是日本軍閥與國民能否劃分清楚?民間右翼的規模又有多大?除滿鐵外,伴隨着右翼團體發展的還有三菱、富士、東芝等政府支持的軍工業財閥。九一八事變後,在右翼財閥的號召下,日本全國舉行了各式各樣的展示會、祈禱會等,以「膺懲暴支」為號,掀起了擁護滿蒙權益,排除國聯干涉的熱潮。

據1932 年陸軍省的資料顯示,該年募捐所得的恤兵金達368 萬日圓(折合當時金價約12萬両)。雖然各公司於戰後要強制轉為民間企業,卻不代表它們斷絕了與右翼團體的密切關係,部分公司依然為右翼團體提供資金或其他援助。

中日建交以後,中台兩國先後放棄向日方索償的權利,可是以德報怨不但不能換來和平,卻反而令日本右翼情緒愈加高漲,近年更對日本政界和教育界大加鞭撻,不但否認侵華史實、南京大屠殺及戰爭責任,更指前兩者的道歉與反省是歷史自虐症。就連前首相村山富市唯一一次的官式道歉,也因輿論壓力而由政府定義成「個人行為」。

筆者認為,對待釣魚台或其他主權爭議事件時,中國實應放棄數千年來的大國心態,寸土必爭,斤斤計較;而非豁達大度,以愚報怨。何況日本國民人均生產總值十倍於中國,待之又何須抱持大國心態,把「第二中東」之稱的神聖領海拱手相讓?

香港教育學院
通識教育研究中心項目主任
梁亦華


梁亦華(2010.10.8)︰日本右翼——中日外交受忽視的主角,《信報》,P23,時事評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