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日 星期日

盲目崇拜 海歸學歷 - 《星島日報》

盲目崇拜 海歸學歷

-------------------------------------------------------

近日,曾任職微軟(中國)總裁的唐駿先生的西太平洋大學(Pacific Western University)博士學歷被外界質疑,引起了國內外媒體對學歷造假的關注。曾幾何時,一紙文憑是個人尊貴的身分象徵,為何現今卻演變成現買現賣的醜陋交易?

虛擬「大學」湧現

俗語有云:「英雄莫問出處」,終日窮首經卷,久處象牙塔的飽學之士不一定是有能力的象徵,然而對推行科舉制度上千年的中國人而言,盲目的學歷崇拜始終是選拔人才的主流。所謂西洋鍍金,東洋鍍銀,不論內地幹部,還是私人公司的人事升遷,擁博士與碩士學歷者均有明顯優勢,不少龍頭企業的重要崗位更指明必須「全球招聘」,在崇拜文憑以外結合盲目崇洋的思維掩護下,穿金戴銀的富二代,憑家庭優勢而獲得升遷捷徑,而靠實力打拼的本地畢業生卻經常被合法歧視排擠

有人認為,外國學歷能培養學生國際化視野,能幫助公司引進外國的管理或協作文化。事實上是不是這樣呢?上世紀八十年代起,隨高等教育普及化的要求,大學市場化逐漸成為歐美各國教育發展的大趨勢。管理者為了在有限的社會資源下,短時間內為市民大幅增加專上教育學位,只好引入市場機制,把本是政府責任的高等教育,變成個人投資項目之一的商業產品。從本次事件可見,即使是教育產業成熟多年的美國,亦難以嚴格評估與監管數以千計的高等教育院校,尤其是跨國的私立大學企業的教學成效。雖然市場化能保證工商業產品的質量,但教育成效卻不能被簡單量化,處於「消費者」角色的學生或僱主,根本難以明確了解複雜的教育質量評估。持續的教育監管失效之下,便造就了大批以盈利為目的,公然出售文憑,沒有教學培訓,甚至沒有頒授學位資格的虛擬「大學」湧現於市。

經濟巨人精神侏儒

再者,即使畢業生學位並非來自虛擬大學,其教學質量也不一定有保證。外國私立大學不會如傳統大學般以傳承社會核心價值(social core value)為己任。對校方而言,提升成本效益成為管理層的首要任務,故大多數私立大學傾向聘請合約制的兼職教員作教學主力;對兼職教員而言,他們不會參與學校和院系的管理,少有機會接觸其專業領域的最新研究成果,更沒機會與國際學術圈子建立聯繫。故除了少數經費充裕的私立院校外,大部分私立大學均難以發展高質量科研或創建學術文化;對學生而言,研究顯示於私立大學就讀的學生極少關心高等教育的內在價值,多把自身視為教育產品的消費者,把學位視為增加收入或就業機會的「換領券」。在此等明買明賣,充斥功利文化的課堂環境中,所培養出來的「人才」又能否符合社會對大學生的期望?

六十多年前愚民遍地,小說家錢鍾書便以《圍城》一書狠狠地諷刺國人對假文憑頂禮膜拜的醜態,六十多年後中國的經濟發展一日千里,不但未能杜絕假文憑的氾濫,卻反過來讓小說裏的荒謬成為現實!可見即使中國如何崛起,GDP增加多少個億,只要國人一天改變不了盲目崇洋的學歷崇拜,中國便永遠只是經濟上的巨人,精神上的侏儒。


梁亦華(2010.8.1)︰盲目崇拜 海歸學歷,《星島日報》,A16,周日來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