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5日 星期四

盲目崇拜學歷 假文憑有價有市 《經濟日報》

近日,內地著名企業總裁唐駿被指學歷造假,掀起內地一片學歷打假的熱潮。自古以來,有交易,就有詐騙;有鈔票,自然有假錢,在法律不建全的資本主義社會,欺詐造假更是必然的事。然而,今次被指文憑工廠的西太平洋大學,其「畢業生」卻在內地著名院校、國企與民企高層、以至最高法院等不同機構擔當著決策領導的重要職務,其牽連之廣為近年罕見。事實上,早於一千多年前,中國已揚棄華而不實的門閥制度,以科舉確立任人唯賢的量才準則,為甚麼時至廿一世紀的今天,中國對歐美學位卻呈現著一種病態追求,舉國沉迷於一紙寫滿洋文的文憑?

學歷不是個人能力的保證。在僱主眼中,工作經驗與實際表現等軟能力亦同樣重要,故此香港首富也好,全球首富也好,其成功也不一定建基於大學畢業證書,可是國外的例子卻不一定符合中國國情。在中國,不論官場還是職場,國企還是民企,一紙文憑往往決定了員工的工資、福利、以至未來仕途。對富商而言,博士名涵能洗脫「暴發戶」標籤,是發展人脈的有效工具;對幹部而言,博士名涵是評職稱的敲門磚,有地方政府甚至明文規定,申請正科級的幹部必須擁碩士學位,申請正處級則必須擁博士學位。在只問文憑,不問能力的官場中,官員對學位文憑的需求自然源源不絕。況且,攻讀學位的學費可以公款結帳,畢業論文又能僱用槍手,甚至指示下屬秘書等完成。只要不需長時間出國,影響「錢途」,官員自然樂意為之。

國外文憑造假難以查證,那麼國內院校的學歷又會否較有保障?中國於1982年首次頒授博士名涵者只有六名,可是不到三十年時間,現今每年獲頒博士學歷者已超越五萬人,具博士授予權的院校達300所以上,超越美國成為博士量產大國。遺憾的是,中國的博士教育並非為了培養頂尖的學術人才而設,其飛速發展只因高官富賈們的強勁需求。調查顯示,內地博士生畢業以後,一半以上均成為各級省市幹部,剩下的大部份則任職於國企或民企的管理部門,而非擔任承傳學術傳統的研究工作。至此,博士文憑的功能性不言而喻。

坊間有云︰「博士生,研究生,本科生,生生不息;上一屆,這一屆,下一屆,屆屆失業!」內地學位證書雖然急速貶值,然而中國人的學歷崇拜依舊根深柢固。在這病態的思維下,海外大學文憑成為新一代的崇拜對象,亦間接促進了每年「產值」達五億美元以上的假文憑產業蓬勃發展。

人才是評量國家綜合國力的重要指標。中國人口為美國五倍有餘,配稱國士無雙者必有不少,然而「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當舉國均以文憑而非實力來衡量人才之時,即使陳寅恪復生,梁漱溟再世,亦只能被埋沒於茫茫人海之中。筆者認為,中國要成為廿一世紀的強國,必需正視這種崎型的衡量標準,否則即使GDP再怎麼增長,中國都只會是「言必英美」的文化侏儒!

香港教育學院 教育政策論壇
梁亦華

http://www.hket.com/eti/search/article.do?id=1cc40fbc-0a21-4b13-af86-b51815ab8d20-984129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