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1日 星期三

全民皆奴 香港精神?

全民皆奴 香港精神?

撰文:梁亦華 香港教育學院教育政策論壇
欄名:中產階級心聲

香港電影《歲月神偷》揚威海外,不少人高呼提倡獅子山下的香港精神,淡化人們對現實的不滿,勸導新一代學習60年代港人務實進取逆境自強的精神。港人樂天知命,刻苦耐勞是香港過去成功的一項重要因素,然而這是否代表只要眾多低下階層繼續默默耕耘,啞忍苦幹,便能捱來出頭天?

基層工人薪金微薄,不少人需每天辛勤兼任兩份工作餬口,過勞暴斃的新聞時有所聞。以運輸業為例,去年至今最少有11名職業司機死在駕駛座上,每年涉及職業司機突然病發或打瞌睡的車禍達25宗。至於其他不涉及大眾安全的員工過勞而死,更連被報道的價值也沒有。

港人工時長 勞工搵命搏

每次意外發生後,社會大眾不是把焦點放在死者如何父慈子孝,如何賺人熱淚,便是討論應否加裝安全帶、安全欄等事宜,意外起因最核心部分卻少有人一探究竟。接連意外所反映的,不只是駕駛者態度良好與否,而是職業司機工時之長已到了威脅自身與公眾安全的危險水平。

香港人工時之長早已聞名全球,現時香港人每周工作時數達48小時,是全球第二長工時的地區。面對金融海嘯的衝擊,眾多私人企業不以提高效能來解決問題,卻選擇修改合約或裁員來減少開支,其中以客貨運數目銳減而首當其衝的運輸物流行業尤甚。經濟不景下,長工變合約制,合約變自僱制,職業司機的固定月薪變成拆帳支薪,部分司機更被迫改為毫無保障的自僱人士。員工雖然減少,工作量卻有增無減,員工為保飯碗,不得不以更長時間和更強勞動力來維持日益減少的收入,超時工作與以薪代假的情況比比皆是。

面對全民皆奴的勞動環境,社會主流非但不以為然,甚至把捱至不似人形的生活視為香港精神,把在職貧窮視為人生歷練,視為奮發向上的動力,每當有職業司機猝死或意外身亡,都只推崇死者生前如何為了微薄收入突破人類極限,接連多少天超時工作,一陣感動以後,又重新等待下一段賺人熱淚的故事。如此社會氛圍下,市民精神高度緊張,長期超越負荷。此風氣狀況不只限於物流運輸行業與私人公司,更逐漸蔓延至醫療、社會福利、教育等專門行業。近年來教師屢屢跳樓自殺,公立醫院意外頻生,從輸錯血、打錯針,到把剛出生生的嬰兒名牌調亂等諸多駭人聽聞的醫療意外比比皆是。其中固然涉及個人因素,但員工日常所承受的龐大精神壓力,卻是不能否認的事實。

最高工時最低工資 何時落實

最低工資讓勞動者的經濟利益得到合理保障,最高工時則是讓勞動市民生命安全得到有效保護。前者討論多時仍未有共識,後者關係着本港300萬勞動人口的健康與安全,更連討論的空間也沒有。在可見的將來,賺人熱淚的故事只會有增無減,伴隨着一座座血肉模糊的貞節牌坊!

梁亦華(2010.4.22): 全民皆奴 香港精神?,《經濟日報》。http://www.hket.com/eti/search/article.do?id=d3ab400b-9a76-49b8-aecc-3083414f5740-611255